【流光】我拿什么将你遗忘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时间太无聊,一直在搞我们的笑,我们似乎在一夜之间走了一年又一年,才终于承认我们真的做过一些荒唐的事。曾经有过许许多多肩膀向我们靠来,我们却一一推开。

 

 1

 

整理短信箱,翻到20144月的一条短信,内容是“适当地给人机会,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堕落,自暴自弃的人了。”

 

心里为之一颤,当初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这算是一件事的结束,事件的开始却要追溯到2012年。

 

高一初当班主任的时候,由于没经验,选了一个大嗓门的女生当纪律委员,她叫张路,没有王旁的路。这似乎就像她洒脱的性格,简单直接,却同样镇得住人。由女生管纪律,一来细心负责,二来男生不服也不敢拿她怎样,一连几天里,我都在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窃喜。

 

青春的路口,花开荼蘼,晴朗的心情吹散梦里浮云,日子被装点得清香四溢。光阴的一隅,于忙碌中偷闲小憩,于馨香中写满絮语,映染着我青灰色的心。

 

然而,不到一星期就出了问题,德育校长深夜给我打电话,说是我的班上有两个女生相约打群架,其中还有班干。

 

2

 

接到这样的电话,对于一个年轻的班主任来说,显然是惊吓。我意欲赶往现场,校长要我别慌,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还好没造成多大的伤害,人也被家长接走了,我只需调查清楚事情的经过向他汇报就行了。

 

打架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便是张路,另一个叫赵琳,是班上的文艺委员。

 

去调查经过,双方自然各执一词,女生的狡辩,也只会让线索越弄越乱。但是作为一个逻辑严密的理科生,我还是根据她们互不相让的争吵弄清了事情的起因。

 

张路与同学聊天说:“真搞不懂我们班有些人,到底是来读书的还是来做鸡的。”

 

由于张路的大嗓门,刚好被赵琳听见。赵琳找她理论,她说不是说赵琳,赵琳不饶,便约了一群人放学后给她好看,她怕吃亏也找了帮手。好在才动手就被路过的老师发现,喊来安保处的人制止了一切。

 

学校的处理意见是给予两人记大过的处分,并取消高中三年一切评先选优及资助的资格。在德育校长的办公室里,她俩握手言和,德育校长很有经验地给她们开导,“你们的相遇是前世修来的福气,能在一起是缘分,要相亲相爱像一家人。”她俩也听得无比动容,互相递纸给对方擦眼泪,并承诺要改过自新。

 

3

 

一切似乎是大团圆结局,几天后却变成了赵琳的家人闹到学校。

 

还是张路惹的祸,她在空间里发说说,“这骚货都贱成那样了还说不得,害我的乖乖形象都被破坏了,第一次进了校长办公室,还被记大过。”

 

这条说说被赵琳的好友看到,传到了赵琳的耳朵里,于是赵琳带领家人前来学校讨个说法。赵爸爸的说法是,“就算真被打了擦点药就过去了,但是对我女儿这样侮辱,还让她有什么心思读下去。”

 

无奈之下我只得让张路把家长请过来,好好把事情解决。张路死活不肯叫家长,也不承认是在说赵琳。后来在学校和赵琳家的双重施压下,她才不情愿地叫了一个堂姐。

 

张路堂姐告诉我,张路的父亲已经过世了,母亲正在坐牢。初中开始就一直是七十多岁的爷爷照顾,生活费来源是爷爷的低保。上了高中费用增加不少,张路堂姐会从打工的钱里拿出一部分给她,舅舅们偶尔也会给点。她本性并不坏,就是脾气不太好,有时候过于刻薄。

 

由于讨不到说法,拿一个小姑娘也没办法,赵琳一家只得不情愿地离开学校,走的时候告诫我,“现在她是你的学生,教不好就是你的责任,以后我家赵琳若是再受到委屈,我找不到她的家长,我就找你。”

 

当然,张路还是很不情愿地给赵琳道了歉。

 

4

 

后来的日子里,她俩表面上虽然融洽相处,内心却都彼此不服。直到评选助学金,才又重新撕破脸皮。根据学校的规定,背负处分的人是不能评助学金的。但是张路的身世,又让人左右为难,我决定给她一个名额,赵琳就去举报了。

 

后来磨破嘴皮向学校解释清楚后,学校作出承诺,如果张路能改过自新上进好学,可以考虑给她撤销处分,并减免书学费,但还是建议我最好不要当着全班给她名额,这样会失去民心,以后也会给班级管理带来麻烦。

 

由于第二次在班上宣布的资助名单里没有张路,她顿时就急了:“都评出来了,凭什么还要取消,我又没有打架,是那条疯母狗的错,是她先喊人的,凭什么要我承担后果。”

 

赵琳自然不会放过她,差点又当众互掐起来。那天下午有一节自习课,我打算找她好好谈谈。中午却接到了一个有趣的电话,是个中年女人打来的,语速很快:“人家都这么惨了,你们这些当老师的真不是人,为什么不给资助,有点良心有点道德行吗?枉为人师。”

 

我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啊。”

 

“别管我是谁,我也认识你们学校有威望有道德的老师很多,偏偏就是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在做天在看,好自为之吧。”

 

惊天动地地来,悲天悯人地走。总是有这样的时刻,欲说还休的时刻,总有这样的神经,不知所措的神经,折磨人,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5

 

当一个人认为全世界都与她为敌的时候,就不再给人开口解释的机会,误会和仇恨在张路的心里,越积越深。但好像一开始错的,真的不是别人。

 

那天下午的谈话很失败,没等我开口张路就先说:“天气下所有的老师都一个德行,一开始假惺惺的说公正公平,到头来还不是欺软怕硬,我一定会留着这条命,总有一天我会报复你的。”

 

我说:“如果你带着这样的情绪能学有所成吗?你有什么资本报复我。”

 

“你别高兴得太早,就算我不听你上的任何一堂课,我也会把数学学好气死你。”

 

我不理解她的逻辑,为什么她学好数学我要生气,当然,数学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学。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的数学一直垫底,甚至总成绩也徘徊在后十名。

 

我偶尔也会找她谈心,她始终不服我,会哭,很快又擦掉眼泪。不管班上的学生如果称道我,她也总觉得我假惺惺伪君子。

 

直到她一直深恨的赵琳因为和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辍了学,她对我的恨意才有所减弱。她也开始觉得当初那样说别人本就不该,尽管很喜欢打扮的赵琳最终因为过早过分的打扮而被社会人士拐跑,却也该说。

 

6

 

2012年11月22日,张路发表说说:“WWZ,谢谢你让我恨你。”

 

我看到的时候是2013年7月。

 

7

 

高二分班以后,我重新带了一个快班,她考得很烂,去到一个普通班。

 

缘分到头,再深的恨终究都会冲淡的。在苍茫的时间里逃亡,遇到弹尽粮绝的现实,我们时常会走得踉踉跄跄,在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折磨之后,我们是否可以放弃本不属于我们的执着和恶意?

 

又过了一个学期,加上假期是五个多月。有一天张路跑来找我,说想转到我当班主任的那个班。

 

她说:“我还是改不了脾气,和同学相处很差,还和科任老师顶嘴,闹得新的班主任也容不下了。我想好好学习,但是偏偏老天爷和我处处作对。”

 

她说:“我很后悔高一的种种行为,我也不知道凭什么来找你,当初我看不起的人,会成为很多学生崇拜的对象。我们班有一个学生,因为听过你代的一堂课,知道高一你是我的班主任就骂我,说这样的老师教你你都学不好,你还有什么脸活着。”

 

我纠结了好久,始终不想接收她,如果她会变,就不至于来找我。如果我接收的是原来的她,对新班级的老师同学带来不好的影响,我担不起责任。

 

后来我还是让她来借读了,她的生活已经处处都是针尖和麦芒了,哪怕温暖融化坚冰很慢,至少也该让她明白,这个世界还有温暖。

 

只是再后来,一切都变得惨不忍睹。

 

8

 

她来到我的班上,被誉为全校最“牛”的班级,很快就找到了优越感。走起路来都有些横冲直撞,书包背在前面,甚至在班门口大声地叫从楼下走过的她认识的人。最让我讨厌的,便是她和男同学的打闹,和一些别班(据说是外校)的男生在校门口相互喂食。

 

不到一周,所有的科任老师都来找我投诉。

 

语文老师说:“她太懒了,经常趴在桌子上,搞得她的同桌也被带懒了,懒是会传染的。那天我让她默写古文,她说我都没有提前让她准备,我就直接喊下一位,她竟然瞪我。”

 

化学老师说:“我都上你们班课一学期了,所有人都能跟上我的节奏,偏偏每次讲到关键时刻她都要来一句,听不懂,太打击我的信心了。”

 

生物老师和物理老师都是男老师,我问他们有什么感受,他们的意见也很一致,这个学生眼神游离,行为随意,真没必要让她留下来。

 

最严重的,是与英语老师的争执,某天,英语老师听写单词,收本子时她抱怨道:“你的发音一点都不标准,害我写错了好多。”

 

英语老师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弄这么一个鬼来给大家添堵。我好歹也教了这么多年的书,还没有哪个学生敢说我,当然我有问题我也会改正,可是其他学生都不说,偏偏就她吼得凶。还有一次我都没给你说,晚自习通知他们听听力,但是后来磁带出了点问题就改为测验,她却说,‘改来改去的我都没有准备肯定发挥不好’,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向英语老师解释,我说她的各种情况,英语老师只说了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9

 

我又找张路谈话,似乎还没走进办公室她已做好一切准备,我让她坐下,她没到三句话就泪流不止:“我恨,我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说话总是不经大脑,其实我真的是无心的,可偏偏惹出这么多祸。”

 

“回去原来的班级吧,我给你向你们班主任再说说。”

 

“这个班真的很好,我真的不想回去,以往没走进教室就会很沉重,教室里闹成一片,老师们只关心学习好的。而这个班的老师都很负责,同学也很好,不管我问多么低级的问题他们都会耐心的解答。我真的有觉得自己在一点点进步,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自己进步关我们班什么事,与那些老师何干?你现在只是借读,你的学籍还在原来的班级。你捣乱所有的秩序,凭什么要牺牲班级的利益来让你的进步?”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会改的,你给我一周的时间,如果我改不了,我自己走,我也不回原来的班级,我不读了,我自生自灭。”

 

最终我还是没和她计较,决定再给她向科任老师们求求情,毕竟她只是个走丢了的孩子,如果没有人把她带回家,她就只能亡命天涯。

 

所有幼嫩的树叶,都应该在阳光的普照下闪着光,而她却在阴暗里待得太久。如果我真的光明磊落,就该利用光的反照,利用自身的色彩,带给她一些希望,即便我假作高大,那么也该装得再彻底一点。

 

10

 

第二天,我又接到英语老师的电话:“她怎么还没有走,今天我去上课,她突然冲上讲台,嘴里念着‘老师,我错了,你辛苦了,我给你捶背’,边说还边动手,太恶心。”

 

听完,我哭笑不得。

 

其他老师也相继投诉,“她根本不适合待在班上,你辛辛苦苦整治好的班级会被她毁掉的,你真的不能再充当好人了。”但是,她不留在这个班,还能去哪儿,原班主任是铁了心不要的,让她挂学籍已是最大的宽容。

 

再后来,张路还是暂时留了下来,好几个班干去给她向英语老师求情,据说还哭了,之后又相约给我发短信。

 

“吴老师,别把张路赶走好吗?既然都让她来了,又让她回去,这不是在毁她前程吗?她的这些缺点,可以改啊,有你有我们帮助她,相信她一定会越来越好,她又不是一个坏女孩,我们为何不去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呢?”

 

“我只是觉得她在我们班学习也努力的,就是脾气太差,但始终人无完人,如果把她叫回去,她在那个班也待不下去了。我们还是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实在没有改变,高三开学就让她走。适当地给人机会,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堕落,自暴自弃的人了。”

 

之后,张路似乎也没多大的改观,偶尔还是会和那些外校的男生打闹忘乎所以,还是会和那些人不顾形象相互喂食。而她有所不同的,是开始了倒计时,记下离开这个班的日子,我最后一次看到是47天,离高考333天。

 

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可以有一种姿态,互相依偎着,在人生的长河里,就算一切被岁月撕扯得支离破碎,依然愿意陪伴走下去。

 

我们风尘仆仆地来,又风尘仆仆地走,带着自身的狭隘,策马而过的岂止是岁月,更多的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生。或许,只有痛恨,我们才会记住,只有失去,我们才会珍惜,也只有再也看不到彼此,我们才会怀念。

 

 

 

(本文为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2
  • 1
  • 0
  • 0
  • 0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4-07-13 23:07:54 发布 丨 13189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46
评论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