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拯救世界,我祸害人间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坦坦在QQ上埋怨我不打算回家参加他的婚礼时,我正盯着电脑在单机游戏里激战正酣。

 

坦坦是我在家乡的朋友当中唯一一个上过大学并且顺利考过四六级的人,我年幼不懂事过早的荒废了学业,但却极不对称的有坦坦这样一个朋友。

 

坦坦与我自幼为邻,从我家到他家不过百十米的距离,同样生活在这条小街上的还有其他几个跟我们年纪相仿的孩子,几个死小孩聚到一起总能干出点儿破事儿来,夏天偷西瓜,冬天偷萝卜,每天从早忙到晚。家里大人忙着每天工作赚钱养家对我们根本无暇顾及,于是我们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那时,这条街道属于啃着凉馍流着青鼻涕的我们。

 

我与坦坦同岁,年龄稍长他几个月,凭借着这仅有的优势,我顺利让坦坦叫了我几年的哥哥。可我却从未做过哥哥应该做的事,甚至偶尔还会欺负他。那时坦坦个小,精瘦,人送外号“可怜儿”,具体是谁起的外号现已无从考证,也不知坦坦那时被人叫做“可怜儿”是开心还是难过。

 

我自小高出坦坦半头,四肢发达,五行属二,是现在我对年幼时自身的定义,凭着一身肌肉和自命不凡,我随时都可以将自己偶尔的小情绪发泄到坦坦身上。当时打架一般都是以把对方撂倒作为终点的,打完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转身离开,留给躺在地上的坦坦一个伟岸的背影。当然,小孩打架要学会适可而止,曾经看过比我们年长几岁的孩子打架,从前街打到后街,打到整条街都鸡飞狗跳,最后,落下风的一方为了挽回面子,回家抄起菜刀把对方追得满街跑,直到把对方逼入死角。当拿菜刀的高高在上站在落跑者面前时,才意识到自己举着菜刀收不了场,不砍吧,刀都已经举起来了,砍吧,又实在没那个胆量,于是他就这么僵持着骑虎难下,最后在一众起哄声中灰溜溜跑回了家。

 

那是在十一二岁吧,坦坦的身高渐渐变得比我高出了小半头,我记得那时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适应坦坦用俯视的眼光看我,这是我不想要的,也是无奈接受的。

 

坦坦生性四平八稳,有做领导的潜质,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得面面俱到,是个实务派。反观我呢?我长大到十二三岁时,性格偏倒变得内向而敏感了起来,人多脸红,人少犯贱,是那时大家对我的普遍共识。

 

时间这东西,真的能改变一切,吵吵闹闹中,一晃,又是几年。

 

初中二年级,我跟坦坦分进不同的班级,好在还在一个学校,只是从村庄到了乡镇上。几公里的路我跟坦坦要骑自行车上下学,五月的天气恰到好处,阳光温温吞吞洒在路两旁的麦田里,我俩就这样懒洋洋地骑在路上消磨着时光,麦田随风掀起麦浪,哗啦啦的声音现在回想感觉特别好听。

 

那两年,在我们上学的那条路上流传着一个疯女人的故事,说那疯女人经常在午后突然从麦田里赤身裸体地冲出来然后跟在学生自行车后面跑,吓得一些过路女生成群结队地栽进路旁的鸡粪池里,落下一身的鸡屎味儿。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到最后,那疯女人成了学生口中的“妖魔鬼怪”和“年少梦魇”。相对胆小的女生,那疯女人对我们男生可没有一丁点儿的威慑力,十五六岁的年纪,荷尔蒙充斥着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在好奇心的怂恿下,我们甚至在路上期盼着她的出现,好让我们去了解男女的身体构造差别究竟是有多大,但是寒来暑往,那疯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我们面前出现过。

 

初中就这样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最后的中考对坦坦来说是决定今后三年命运的大事,对我来说是跟学业告别的成人礼,我挥霍了三年的青春足以让所有人对我不抱任何希望。虽然这样,中考结束后我依然选择在家老老实实等成绩下来,别人笑我:“欢欢,难不成你还打算考上什么重点中学?”我以苦笑作为回应。是啊,明知自己的学生时代就此完结,也要煞有介事地自命不凡一番,算是对初中三年心有不甘的垂死抗争。

 

等到成绩下来时,看着电脑屏幕上不能再低的分数,我的心竟莫名地舒畅了一小下。长时间来,种种迹象都表明,初中读完我也就跟书本课桌就此别过了,虽然最后等来的结果是我不想要的,但最坏的结果亦要好过等待结果前的煎熬。

 

坦坦呢,凭着自身努力如愿进入高中,自此我和坦坦分别向相反的方向摸黑走去。

 

初中毕业在家休整两个月后,我上了石家庄本地的一所坑人中专,继续着我每天没心没肺的日子。坦坦则升入高中,开始了又一个三年。忘记了是在05年冬天还是06年春天,意外接到坦坦的信,信中用蝇头小楷一字一句地写着他的在学校无关紧要的种种,考试多少分,百米多少秒,老师怎样的漂亮,学姐如何的水嫩。在我看来坦坦所说的这些是提不起我任何兴趣的,我也不记得当时有没有给他回信,应该是没有吧,两个大男人书信往来总感觉让人奇怪。

 

来年6月,我从中专毕业,被蒙骗进石家庄本地的一家血汗工厂,每天汗珠子掉到地上摔八瓣儿,领着微薄的酬劳,撅腚哈腰干一天,晚上回到家栽倒在床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出一个月,我的手指关节就粗了一圈,偶尔也会失落和无望,但后悔归后悔,现实是我不想要的,也是我无奈接受的。

 

此时的坦坦正享受着他的高中生活,学习生活恋爱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盛夏的夜里,我下晚班回家,在村口迎面遇到踩着自行车的坦坦,他T恤短裤,一副学生打扮。很庆幸当时是在晚上,夜色隐藏了我满身的油污和满脸的风尘。

 

坦坦开口:“哎,这是谁啊?”

 

“靠,你这是去干啥啊?”我说。

 

“没干啥,去买点东西。”

 

我说:“嗯,行,那你去吧。”

 

坦坦说:“好啊,有空找你!”

 

然后两个人就分开各走各的,半年未见,路不同不为谋,是造成那次见面尴尬的原因。那时,我的交际圈里都是像我一样的农村愣头青,跟他们在一起我心安理得地学着抽烟喝酒骂脏话,后知后觉中,我发现我已离“本我”越来越远。

 

那时的坦坦刚刚经历了高考失利,举子落第是件伤心事,痛定思痛后坦坦选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复读的高三生活我能想象,但再遇到坦坦,他还是那么乐观淡定,并没有被繁重学业压弯腰。

 

三年时间的疏远,坦坦与我之间的交际越来越少,但还不至于中断,逢年过节他总是主动来我家,一见面劈头盖脸地对我就是一通训:“你这没良心的,整天在家待着干嘛?孵蛋啊?”

 

那年8月,我从原来的单位跑了出来,临走时甩给车间主任一句“老子不伺候了”,然后拖上行囊大步流星地走出厂区,算是跳出了火坑。

 

辞职后在家休息的一个月每天盯着电视看奥运会,坦坦打来电话要我出去,我拒绝,理由是要在家看中美男篮的开幕战。10月,在爸爸的苦口婆心下我选择将自己流放到内蒙古一个人迹罕至鸟不拉屎的地方,住帐篷,吃咸菜,镐头一抡就是一天。晚上躺在床板上,听着帐篷外呼啸的风,这才意识到当初离开原单位只不过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更大更深的火坑。三个月的蹉跎,回到家的我竟然胖了十多斤,全因为在内蒙的重体力劳动让我一顿饭能吃下六个馒头。回家后坦坦来找我,开口就是:“靠,以为你受苦去了,怎么回来变得又黑又胖?”

 

09年夏天,我背上行囊,来到四川,一梦五年。一年到头1月和7月各回家一次,自此家乡于我,只有冬夏,没有春秋。

 

我和我姐都是恋家的人,每当要离家时,总会忧郁,我管这个叫做“离家气”,但生气归生气,该走还是要走,当所谓的“离家气”遇到现实,就会变得那么的渺小与无助。此时,坦坦如愿考上了他的大学,为了生活也为了未来,又开始了四年的劳作与耕耘。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每逢春节坦坦总要召唤上我和峰子,三个人聚到一起谈人生。不得不说,坦坦是我们这个三人小团体的粘合剂,我的冷淡,峰子的漫不经心,要是没有坦坦的一次次撮合,我们不可能在每年的大年初一形成这铁一般的定律,于是我们可以一年一次毫无顾忌地骂领导骂社会,讲脏话,开对方的荤玩笑。

 

2012年初,我结婚的那天,坦坦跟峰子一起跟我去接小贾,一路的安慰,让我紧张的心渐渐放松下来。

 

“哎呀,欢欢要结婚了,上哪说理去?”

 

“欢欢,你结婚后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带着你玩儿了?”

 

这是坦坦那天说最多的几句话,说完他就开始肆意地笑。

 

“不要笑得这么淫荡行不行?”我说。坦坦拍着我肩膀一字一句说:“欢,你结婚结早了!”

 

我不屑说:“那你准备什么办事?”

 

“我的理想时间是二十八九岁,也有可能后推个一年两年也说不定。”坦坦说。

 

“那么晚?”我问。

 

坦坦也不屑说:“晚吗?我才不要那么早,反正2017年以前是没可能的。”

 

两年后,接到坦坦的电话:

 

“欢欢,我搞对象了,今年准备把事儿办了!”这是坦坦前几个月跟我说的一句话,坦坦说这话时,言语间充满了幸福。

 

我说:“咋这么快?”

 

坦坦说:“哎呀,不小了,该结婚了!”

 

挂掉电话我心想,看来是真的碰到了对的人,才让他有了结婚的憧憬。

 

曾经的恰同学少年如今要挽他人手开始柴米油盐了,除了咒骂岁月这东西真是个臭流氓以外还能说啥,也罢,早晚都要娶妻生子过另一种生活。

 

只恨人无分身术,不能两处奔,结婚时的份子钱我会让他人奉上,坦坦啊坦坦,从照片上看,你媳妇定是委婉含蓄的姑娘,所以,安啦!

 

 

(本文为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4-11-08 16:57:10 发布 丨 8534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评论

  • 2#三支铅笔2014-11-18 18:09221.192.*.*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
    吓!我也认识一个坦坦……他也在石家庄……他也有女朋友,也快结婚了→_→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3#冰凌2014-11-18 19:33117.136.*.*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
    自此家乡于我,只有秋冬,没有春夏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4#张利欢!!!2014-11-18 22:14121.48.*.*
    真的假的,你那个坦坦全名叫什么?
    回复:三支铅笔
    >吓!我也认识一个坦坦……他也在石家庄……他也有女朋友,也快结婚了→_→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6#素年℡锦时2014-11-19 08:15117.136.*.*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
    和我的经过差不多……不过…我的两个小伙伴和我还小……无奈又亲近的感觉……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8#三支铅笔2014-11-19 10:3861.182.*.*
    我看了你的年纪,我认识的坦坦是85年的,比你大好多,看来不是一个坦坦
    回复:张利欢!!!
    >真的假的,你那个坦坦全名叫什么?
    回复:三支铅笔
    >吓!我也认识一个坦坦……他也在石家庄……他也有女朋友,也快结婚了→_→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9#随便吧2014-11-20 10:41221.226.*.*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
    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 (来自Android客户端)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0
评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