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大,公子请入梦避一避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多年前,在南方,每当下雨,我喜欢在屋檐下放一个粗瓷碗,集从瓦上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雨。粗瓷碗是外婆留给我的遗物。每年梅雨时期,看外婆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拿着粗瓷碗喝杨梅酒,我忍不住吧嗒着嘴唇,想吃极了。

 

外婆总温柔慈祥地笑着对我说:“等长大了,就能陪外婆喝杨梅酒噢。”可是还在我未成年时,外婆就去世了。往后,我只能在每年的清明节,坐在外婆墓碑下陪外婆喝酒了。

 

近日总记起早远的往事,毫无怨念,执手相看,怀揣着童真的笑意萌生,洁白光亮如镜,在溽热夏日想来,如服下一剂清凉。时时记起,都觉得清致迷人,满载着所有我潇湘人家的梦。

 

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那时候外婆家是比较富裕殷实的,有一座宽敞的老宅子,有南北前后院和东西跨院,相连几个院子,外围用青砖砌成围墙,朝南的方位是朱漆大门,真正是闭门即是深山。记忆中,那是我儿时见过最大的宅院了。

 

每年夏季骤雨倾泻而下,宅院里的排水小渠里,气势汹汹地涌动着落下的雨,翻滚而去。那时候,我最喜欢与表姐们将外公给我们做好的小木筏放在小渠里,每个木筏上都做好标记,看谁的木筏顺水漂得最远。我们会跟着漂动的木筏围着几个院子转来转去,追逐小木筏的过程展现了无穷尽的乐趣;或者将小水车放在排水渠里,小水车被雨水带动不停的翻转,那是我童年里极其欢乐和有意思的事情。

 

梅雨季节时,外婆家后院的杨梅熟透了,摘下来用三年陈酿泡成杨梅酒。下雨天气,外公会坐在后院的廊前,一边喝杨梅酒,一边唱戏给我们听。记得那时,外婆就会用竹竿引瓦上的水溜进大瓷碗里,用来泡茶喝。我专注地看外婆引瓦上梅雨,外婆见我喜欢,就教我,后来并把她的心头爱——粗瓷碗送给了我。

 

可能因为童年的缘故,我对深宅大院情有独钟。所以长大之后,我喜欢楼层不高,正好朝南,床前有树,春赏新意,夏闻蝉鸣,秋看落叶,冬望雪的住宅,最好带院子的。后来我迁居到北京,终于住上了这样的房子,只是越发怀念南方的雨了。

 

北京有时连月无雨,空气里是平铺直叙不打弯的干燥。到仲夏时节,雨水才多了起来,但并不像南方那样淫雨霏霏连日不开,常常是半日晴半日雨。

 

雨后总能在窗前听到知了的鸣唱,树叶也显得格外生机、绿莹莹。看起来灰溜溜的城市,被洗去积尘,好像一位老者苏醒,精神抖擞。最爱的还是水汽未散,天空的白云就迫不及待出来遛弯,将无遮无拦的任性阳光温柔地挡了一挡。

 

那日,明启从南方来,给我带了一瓶杨梅酒,用自家酿的米酒泡好的,装在玻璃瓶里,艳红色彩,甚是喜欢。我迫不及待地做了几道小菜,坐在窗前,与明启对饮起来。忽而,原本明朗的天气暗了下来。想必是要下雨了吧。北京的雨说来就来,平铺直叙,一阵狂风过后,阵雨从天而落。

 

这场雨倒也来得及时,反而增添一份意境。我和明启看着窗外摇曳中翠绿欲滴的叶子,我起身打开窗户,伸手张开五指穿过雨帘,玩弄着落在手掌上的水珠。

 

明启忽然说:“原来你还保持这个习惯,用手指去戳雨帘子啊。”我转过头来笑了笑说:“嗯。好像每次下雨都会这么做。”我对雨的喜爱从未消减,只是与少年时期的心境大不同相同了。欢快的童年有外婆庇佑,长大之后,我只能带着那个粗瓷碗独自在人世间摸索着,尝尽辛酸苦辣。

 

“你还记得那年,春日的一个雨夜,我们一起撑伞走过学校前的那片稻田吗?”

 

“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候,你以戏耍我为乐。”

 

“冤枉。我只想你放轻松一些,不用与生活为敌。”

 

看着他,我想起后来很多个雨天,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度过,只是再也没有一场雨,能与18岁那年春夜的雨相比了。那场雨是那样的青春、活泼、灵动,又那么温柔而俏皮。

 

那个雨天,我上完英语培训课,准备回学校去。我撑开伞,这时明启跑过来和我说:“外面雨大,让我进去躲一躲。”

 

“你那时候,脸皮可是厚厚的。”我取笑道。

 

 “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只是没想到,后来越来越远。”明启悠悠说道。

 

 “这就是我们的缘分,不可强求的。”

 

 “如果我知道你后来会和他分开,我不会放手的。”

 

 “因为我们都在时间的年轮里长大了,懂得舍弃与珍惜。”

 

雨停之后,我送走了明启。将剩下的半瓶杨梅酒一饮而尽……全身酥麻,头晕晕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哼起了那句“城外小栈孤灯再续酒,江边渔火把天连……今夜我灯下无人陪,醉卧不知阴阳间,一人未醒一人又新醉……”

 

在晕乎中睡去,在梦里又回到那一年,在消失的地平线——香格里拉遇见你。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那天早晨还下着雨,便出发去香格里拉了。经过中甸草原时,看到了大片大片狼毒花,一簇簇黄色的花瓣绽放着,像怒放的生命,多么强劲。我像一个开心的孩子一样扑向那片花草,一直在花的海洋里徜徉,蹲坐在花海上,雨后的天空一蓝如洗,云是那么的干净。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遇见谁,只想将那一刻的欢愉完完全全刻在心海里。

 

那个下午,香格里拉的古城湿漉漉的。我坐在一家茶餐厅的窗前,随意发呆。这时候,你经过我的窗前,然后走了进来,笔直朝我的座位走来。我愣愣地看着你,干净利落,清秀却又英气逼人,我竟然一时没能辨认出你雄雌的身份。

 

“我能坐这吗?”你说。

 

这是你和我说的第一句话,算是搭讪吗。我点了点头,你便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我坐在你对面,仔细看了看你,感觉你像男生又像女生,瞬间有点心跳加快的感觉,因我内秀的性格羞于直接,就把脸别过去,也不好意思问你是男是女。

 

“你好。我叫关关。呃……女。你呢?”你大方地介绍自己并且问我的名字,好像也看出我眼中的疑惑,特地强调了你是一位女生。

 

“喜言。”当时我并不想把真名告诉你,又苦于没找到合适的代号,当即随意取了一个名字告诉你。

 

“我刚从雨崩村梅里雪山出来,准备去丽江,你呢?”

 

“我要去梅里雪山。”

 

你听我这么说,热情地告诉我去梅里雪山的注意事项。你还将在雨崩村徒步拍到的日照金山的照片,一张一张翻给我看。我看到卡瓦博格(梅里雪山的主峰)金光闪闪,心动不已。可惜,等我去的时候,属于多云天气,没能拍到震撼的日照金山,多么遗憾的一件事情呐。

 

因为我还需要在香格里拉逗留两天,等待结伴徒步的小伙伴,而你也不急于去丽江,便邀请我同游松赞林寺和普达措。在同游的两天里一直下着雨,不知道你是真的忘记带伞还是故意不带,总之每次上车之后就说:“糟糕,我又忘记带伞了。”然后我们一直共撑一把伞。

 

在松赞林寺,你说你一直都会把我放在你的视线内,如果我一旦离开了你的视线,你就会满世界找我。有时候你撑伞时,见雨水落到我左肩上,便靠近我一点,以免我被淋湿。那两天我们白天出去游玩,晚上你拉着我的手走遍香格里拉,吃遍香格里拉的烧烤。我负责吃,你负责买单,既温馨又惬意。

 

我们告别的前夜,香格里拉下着雨。我们坐在客栈房间,彼此相对,你突然凑过来,靠近我的脸,我心跳加快,不敢乱动,整个房间静极了,能听到雨珠欢快地拍打着客栈的屋檐。

 

屋内,你凝视我良久之后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你已经走了,我看到桌上留了一个石头和一张纸条:石头是我从雨崩神瀑转水时捡来的。藏民大叔告诉我,石头放到水里会发光,并会带来好运。

 

你去了丽江之后在束河下榻,我在梅里雪山信号全无。直至我从梅里雪山出来之后,收到你发来的十多条信息,其中一条你说:心存善念,便会途遇天使。你,就是我的天使。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思,只是我们不是同路人。

 

我回到深圳后,就大病了一场。整日静卧发呆,心扉落满灰尘,也懒得清扫。你从广州过来看过我,看着病怏怏的我,揉了揉我的额头说:“小女生心性,傻得可爱。”

 

那阵子也是下雨,你说我在家困得太久,要出去吹吹风,硬拉着我去红树林散步。俩人不知不觉从深圳湾走到海岸城,我竟佩服自己的身子骨,原来带病的躯体也能坚持走那么远,虽然途中有几次你不让我走了,可我执拗地要坚持走完,你只能在一旁扶着我,走走停停,到底也是抵达了。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正好迎来一阵大雨,我们共撑一把大伞,站在伞中央听雨落声,像是我们缘分落地生根的声音。突然从远处跑来一个姑娘,披着外套遮雨,被十字路口的红灯挡住了去路,一边跺脚一边擦脖颈处的雨水。

 

这时,旁边一个男生悄悄地挪过去,不知不觉为那姑娘撑伞。姑娘抬头一看,连声说谢谢。绿灯来临时,那位男生陪着她走过十字路口,男生潇洒地将伞递给了那位姑娘,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那是我近年来,见过“陌生人给过的温暖里”最感动的一幕,虽然与我无关,却暗自高兴。

 

在雨中,你看到我嘴角上扬,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过来牵住我的手,握得紧紧的。我低下头,全身涌动着荷尔蒙,有一种叫多巴胺的东西在全身流动。那天对我说要带我去珠穆朗玛峰,你说:“我们的缘分始于消失的地平线,终于珠穆拉玛峰,可好?”

 

这算是约定吗?只是最终我失去了你,我们并没有去珠穆朗玛峰。你欠我一个约定,往后我只能独自守着这个约定去珠穆朗玛峰了,将你的名字刻在雪山上,我想你在那边会看见的吧。

 

在消逝的时光里,不停地在雨中想起你。后来的雨一场比一场大,你却再也没来我的梦中了。你在那边可好?

 

前一阵子去江南游走。在上海的那夜,我独自去外滩吹江风。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暴雨倾泻而下,游客们四处流窜躲藏,我依旧漫不经心地一步一步走。虽然早已准备了雨伞,却没有撑开。在雨中看见不远处的一对年轻情侣,在为彼此擦拭雨水。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明启,想起了你,还想起那个十字路口两个陌生人给过的温暖。当然,我还想起外婆家的宅院,还有那个伴随着我成长的粗瓷碗。突然,眼泪伴着雨夺眶而出。

 

以前看钟晓阳的书,记得这样的一个情节:一位年轻男子喜欢打猎,冬季下雪的黑夜,去追逐猎物,经过山中的人家,看见一家子在温暖的灯光下围桌进餐。年轻男子真是想家啊。可他知道,对于屋里的人而言,他将永远是一个打从窗户外经过的人,独自走向无边的黑夜。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命运。

 

这些年,我带着尘封的心行走在全国各地,我游走的命运是否与这位年轻猎人很相似?途径无数的生命,我意识不到他们,他们也意识不到我,路途的这种距离感,让人觉得微妙。或许,我也需要一盏寒夜的灯,如外婆的瓷碗,那把伞,那才是我永恒的终点。

 

今日又是一阵大雨,雨雾中烟草连天,被扯散的柳绵不时因风而起,铺天盖地,茫茫一白。落雨天气生闲情。我想,多数时候明天很糟糕,生活也压根没什么希望。也许我会把一场倾盆大雨,评选为那一年最闪亮的日子。

 

大雨将至,而你,可有一件蓑衣;有无入梦避雨的公子;有没有一场最难忘的雨?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15
  • 2
  • 1
  • 1
  • 3
  • 1
  • 1
  • 4
  • 2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5-08-03 14:57:12 发布 丨 17041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40
评论
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