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把我看好的小子,养成了我的闺蜜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文/七佛 

 

千百年才主动联系我一回的张逸轩同学终于给我打了一次电话。

 

而我因为手机没电未能接到他的殷勤,直到晚上十点才回他。算来算去,还是我主动给这小子打的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阿佛,我被骗了。”

 

我说,你丫一米八的大高个儿,是被劫财还是劫色了?

 

张逸轩说,一姑娘哭得稀里哗啦地向他借钱,然后他就借了,然后他就发现被骗了,然后他就穷途末路了。

 

我说,你被骗了多少?

 

“两百。”

 

“没事,不就是两百嘛?我给你……给你我的肩膀,另外允许你在我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

 

张逸轩说,喂,丫头,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说,张逸轩,我把你当我哥们,当你是我兄弟啊。

 

“还有呢?”

 

“你是我姐们,你是我闺蜜,总行了吧。”

 

“还有呢?”

 

我说:“好了,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你要知道,我把你当我闺蜜都担着风险。”

 

“什么风险?”

 

“我怕你变成小三抢走我未来的英雄。”


01.

 

陈小菲失恋之后,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扯开我记忆的布袋子,在里面翻了个底朝天,除了翻出我的铮铮傲骨,终于在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点痕迹。对,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逛过河边湿过脚?

 

我遥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就有一姑娘长得特水灵,说的话也豪言壮志。她对她喜欢了很久的男神说,我喜不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我想,这姑娘比我还大言不惭。你说,我喜欢那小子,怎么和他无关?

 

不管是痞子少年还是不良少女,都打心底希望那句,我喜欢你,希望与你有关。

 

可是岁月流淌,春意阑珊。我们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喜欢他什么,图他什么?

 

是当年的他才华横溢,出口成章,连各位老师都拍案叫绝?

 

是当年的他相貌出众,听说隔壁的学校的姑娘,都翘课过来瞧他?

 

是当年的他阳光明媚,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

 

是当年的他痞里痞气,驰骋校园,一直是班级的活招牌?

 

无论是哪一种样子,总之,你只看他一眼,便迷上了他。

 

从此你就吃饭时食堂门口堵,放学时校园门口堵,上体育课时操场旁边堵。从此你便希望他可陪你黄昏后,他会问你粥可温。甚至,连自己过生日都不忘记帮他捎个愿望。

 

从此之后,你便对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是的,他在你梦里抱着你笑,但在梦外他是抱着别的姑娘笑。

 

我问一个很相信缘分的姑娘,那姑娘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缘就是上帝安排我和他遇见。

 

而份,是要争取的。我说,那对于我这种喜欢按兵不动、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来说,岂不是只能自食其果、孤独终老?


02.

 

我之前断然不会想到,我高一吃饭,是和一桌七个男生吃的。如此艳遇,可惜我当年矜持,没有伸出我的魔掌。这七个男生中,其中就有一个是张逸轩。

 

认识张逸轩,总觉得有些像认识红楼里的王熙凤一样诡异,都是只闻其名不闻其人。真正与张逸轩照上面,是在我刚读高一那会儿。当时学校的班级里无论是吃饭还是安排值日都是按名字的首字母排序的。按如此规则,我就光荣地被甩到了班级的尾巴上,时不时还同别的班级拼桌吃饭。继而整个高一,我都在拼桌的生活中度过。

 

因此,时光终于把我养成了这种一人跨马持缰漂泊走天下的性子。当然与我一同被甩尾的,还有张逸轩。只是,我当年一心骑马持缰奔天涯,完全忽略了张逸轩这个小子。

 

年少的时候,我们一直是自己生活舞台上的主角,上演着一场又一场平凡而孤寂的独角戏。而其他一些人顺理成章就成了我们故事的配角,只是配角的镜头给得多了,自然就开始脸熟。自然会在离别之后,感觉依依不舍。

 

高一下学期,文理科分班。我被分到文科实验班,他去理科实验班。

 

我们总是这样,当离别的时候,就开始怀旧。理所当然地觉得现在的奶茶不如当年的井水甘甜可口。

 

所以,我也总是喜欢和张逸轩站在教室门口聊天吃薯片。

 

后来的某一天,班主任透露给我一个让我很是费解的消息。她再三强调说她抓住了我的把柄,让我以后小心点。

 

我平时高风亮节,无愧于四皓。因此断定这是班主任给我下的套儿,让我不打自招,好个无中生有。

 

我回到位置上冥思苦想,开始拾掇我以往的作风。

 

难不成是上课玩手机被抓着把柄了?不会啊,我的手机早就转运给我一个朋友密藏了起来。

 

难不成是考试作弊露出马脚了?不会啊,我考试一般只喜欢吹,不喜欢抄。

 

难不成是我大晚上乱串宿舍被举报了?不会啊,我一般都会在熄灯之前滚回自己床上睡觉的。

 

一星期的打坐冥想之后,终于推断出可能是因为经常和隔壁班的张逸轩趴在阳台上磕瓜子的这点芝麻大的小事而被老班划入了红色禁区。

 

不过,经过老班的这么一提点,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有把张逸轩抢回家的想法。

 

连班主任都看出来我和他是可以凑一对儿了,我愣是没看出来。难不成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难不成,张逸轩那小子就是我那个骑白马摔断腿正一步一步向我爬来的男朋友?

 

高二下学期,学校的教学楼要整修。于是整个高二的学生自带书本和桌椅来了个浩浩荡荡的大迁徙。

 

有些人脉的,托隔壁的哥们搬书本。

 

有些长的标致的,班里的哥们争先恐后地为她扑前仰后。

 

有些走起路来带风的姑娘,自然不会放过这样能展示自己身手的机会。

 

而我就属于走路带风的那一类姑娘,我看着一大摞书,摩拳擦掌暗爽道,终于可以表现一下自己了。

 

不过我还是太轻敌了,还没出楼梯口就一命呜呼战死在沙场。碰巧这个时候,张逸轩那小子路过,瞄了我一眼,走到我面前趁我身衰力竭,毫无防备一把将我的书本夺下,然后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靠,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不是吧,我那一摞书卖不了几块钱的吧。

 

我瞬间有“赔了夫人又折兵”之挫败感,回到新教室,思虑着拿着我的小板凳去找张逸轩算账,刚举起板凳就看见我的书像罗马军队一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讲台桌上。

 

几乎所有独立行走的人都有一个通病,他们在岁月的河流可以一马平川,可以遍体鳞伤,可以笑傲江湖。但是再坚不可摧的铠甲,都害怕每日的嘘寒问暖。再冰冷的心,也抵御不了冬天的暖阳。

 

就因为这点屁事,我便稀里糊涂地越来越看好这个小子。

 

当年犯浑的时候,我每天都期盼下雨。这样我就可以撑伞去接他。

 

每个月放假回家,我都会偷偷跟在他的身后,看他是不是和我同路。

 

每一次我假装无意经过他的窗前,不是看他睡觉就是在撩妹子。看到那妹子的笑成了花,我真想一巴掌拍死那丫的。

 

每次课间操的时候,我都喜欢往后面站,这样就可以挨着我隔壁班180的他。

 

每一次看他发的动态说说,都仔细研究,研究他有没有被别人拐走的迹象。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想我应该留点他的东西当作纪念,于是就抢了他的物理知识集锦。

 

我记得,我曾经还将自己的网名改成和他的一样。我发的每条说说,更新的每一条个性签名都与他都关。

 

我想,我当时文风矫情,都是拜他所赐。


03.

 

青春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无非就是在路上看见一个人很顺眼,顺眼到想要把他揣兜里带回家。但是当年的牛仔口袋只够装下一个小熊钥匙扣,装不下与人一样大的娃娃,所以只能偷偷地跟在他后面,送他回家。

 

时过境迁,把高中校园的一场雪迁成了大学校园的绵绵细雨。把高中花园里的紫藤萝瀑布迁成了大学校园的点点桂花香。

 

时过境迁,迁走了不抛热血抛汗水的沙场,迁来了杀人于无形的对手。

 

是的,我看好的这小子,在我挥起笔杆子浴血奋战的那段时间里,已经被另一个姑娘拐走了。

 

于是,我从执戈马上,纵横驰骋,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秦良玉走上了一段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多愁善感潇湘妃子林黛玉的老路。

 

高中毕业之后,我去苏州读书,而张逸轩则留在了家乡读书。

 

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张逸轩跟我说,他失恋了。

 

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会这样安慰他,没事,有姐在,姐再给你找个好人。然后在心中默默地吐槽,其实姐姐就是个好人,你都打着灯笼了,怎么还看不到。

 

而今是人非物换,我在耍流氓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我安慰他说,这姑娘算是觉悟了,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

 

于是,张逸轩在电话那头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这个时候,我感觉我仿佛回到了刚和张逸轩称兄道弟那会儿。那时候,傻不拉几,无欲无求。

 

2016年5月1日,千百年才主动联系我一回的张逸轩同学终于给我打了一次电话。

 

而我因为手机没电未能接到他的殷勤,直到晚上十点才回他。算来算去,还是我主动给这小子打的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阿佛,我被骗了。”

 

我说,你丫一米八的大高个儿,是被劫财还是劫色了?

 

张逸轩说,一姑娘哭得稀里哗啦地向他借钱,然后他就借了,然后他就发现被骗了,然后他就穷途末路了。

 

我说,你被骗了多少?

 

“两百。”

 

“没事,不就是两百嘛?我给你……给你我的肩膀,另外允许你在我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

 

张逸轩说,喂,丫头,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说,张逸轩,我把你当我哥们,当你是我兄弟啊。

 

“还有呢?”

 

“你是我姐们,你是我闺蜜,总行了吧。”

 

“还有呢?”

 

我说:“好了,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你要知道,我把你当我闺蜜都担着风险。”

 

“什么风险?”

 

“我怕你变成小三抢走我未来的英雄。”


04.

 

我年少时喜欢的张逸轩,他现在没有女友,偶尔还打电话给我。

 

我曾经暗恋的张逸轩,和我在一个城市工作,我们,偶尔逛逛古镇,吃吃辣条,轧轧马路。

 

但是我却没有了年少时那种想把好看娃娃带回家的野心。

 

我不是不喜欢娃娃,而是长大之后我发现我已经过了想要把娃娃抢回家的年龄。

 

即便是我糊里糊涂地单恋他五年,即便是我独立敏感到不可理喻,我也不愿意把我喜欢他说出口。

 

时至今日,我也更不愿意听他说什么他也刚好喜欢我之类的陈词滥调。

 

他可以让我去车站接他,他可以让我请他吃饭,他也可以毫无征兆地放我鸽子。我可以偶尔打电话给他爆爆粗口,我可以闲来无事调戏他一把,我可以假装找不到地儿让他充当我的百度地图。

 

我一直以来,都把友情看得很重,此经年后,我怎么重义就怎么重他。

 

距离与时光,终不负我,把他养成了我的闺蜜。或许,这才是我喜欢他最好的结局。

 

这世间有多少故事和人,至别离之后,沧海桑田,面目人非。

 

待你少女初长成,智慧与美貌并行时,你暗恋的那阳光明媚哥们,正在哪个矿工上晒着阳光浴。

 

你喜欢的那个才华横溢的哥们,正在电话里空叹寂寞开无主。

 

你看好的那个痞子少爷,正在家里带娃晒空间。

 

不是每一场兵荒马乱的暗恋,都能以美好的结局收场。

 

不是每一场刻骨铭心的喜欢,都能换来在一起的结局。

 

也不是每一场青春的战役,都能按着传统的套路走完它应有的流程。

 

一个朋友听说了我的混事,给了我一句建议。她说,快,勒紧裤腰带去追他。

 

我说,他是我闺蜜,我是他兄弟,这样不是很好?你看,不管多久之后,我依然可以骄傲地将他拖出来溜溜,根本不用提心吊胆他会被不怀好意的人抢走。更不怕有一天我们会因感情撕破嘴脸,闹得老死不相往来。

 

我所谓喜欢,不过我对他记忆中的样子,谁知道长大之后,我变了多少,我喜欢的人又变了多少。

 

朋友说,你这是在作死。你俩都是单身,还在同一个城市,又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你们在一起?

 

我说,不会写故事的人,总会按照以往故事的套路走,而真正会写故事的人,结局往往都是不按常理出牌。

 

我虽然不是个会写故事的人,但我好歹也是一个历经沧桑与孤独,怀揣梦想与故事的人。

 

所以,朋友,不要为别人的青春而感到遗憾,你要知道在如今肆无忌惮的青春里,谁都可以耍流氓。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16
  • 2
  • 2
  • 0
  • 0
  • 0
  • 1
  • 3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6-05-25 09:15:18 发布 丨 19190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60
评论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