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们举杯相碰,都是梦碎的声音

 2011年的时候,我一个人背着包,从西安到西宁再到西藏,青藏铁路沿线的一路过来,任何事物都是新奇而又新鲜的。十来天的行程,成了这几年来很多人羡慕的一点资本,也成了我吹牛逼时最善于拿出来的一点谈资。回到西安等暑假过完之后,用一款山寨机和网吧的电脑,连续更新了很多天我的见闻和感触,累计一万多字。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五年之后的现在,再看那一万多字的感触,觉得非常的害臊,我竟然能多情到这种份上,装X装的这么一本正经的,很难想象是以前的我。诸如写到一些什么“寻找前世的自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西藏梦”之类的话,现在再次阅读以后觉得想彻底和以前的我绝交,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以前的我还是那么鲜活的存在在我的脑海里,虽然现在无论是对生活的理解还是对事物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

时间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我们对生活的理解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就好像在两三年之前,同学之间聚会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就是曾经上学时候谁和谁之间发生过一些羞于启齿的、令人捧腹的事情,或者七嘴八舌的回忆某某老师上课时候的经典动作和语录,课外之余的一些逸闻趣事。然后在这种回忆中流露出些许怀念,些许憧憬。最后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中,迷离着微醺的双眼,摇晃着身体回到小旅馆倒头一睡,第二天一大早一碗胡辣汤,两根油条。油腻着嘴巴挤上公交回到学校继续自己的大学生活。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而现在的我们,偶尔见个面,依然是喝酒。但是话题在一个模糊的时间段内逐渐的转换到了工作、工资、买房、买车、结婚、生子等等非常现实的问题上来。酒杯在微弱的灯光下一次次举起,眼神在昏暗的夜色中渐渐的迷离。几瓶酒下肚,纷纷表示喝不进去了,年龄大了酒量再不能和年轻的时候比了。其实酒量不曾降低,只是曾经容纳酒的肚子里装满了太多的心事,占据了酒应该占据的位置。而这些心事中,即便是再推心置腹的人也不能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孤岛,在这个孤岛上为自己的一生奋斗,寻找着那篇属于自己的森林,人与人的之间的交集,就好像是各自站在孤岛上寻找森林的过程中,在茫茫的大海中的一声呐喊的问候。

这就像我们老家的农民们一年都在属于自己的地里奋斗,山头与山头之间横跨着一条沟壑,在休息的间隙,老农们扯着嗓子在各自的山头上聊着农村的闲散事,聊着不相干的家庭的八卦,很少说自己在这块地里挥洒了多少的汗水,获得了多少的收成,家庭生活情况到底如何。聊完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候,奋力的一撅头接着一撅头,好像要把自己的困苦瞬间就埋葬在这里,同时挖出让人欣喜的希望。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人们常常说,成长就好比是山上的一块石头滚落下来的过程,随着滚落过程中的磕碰逐渐的变得圆滑。年轻时候想的比较少,肚子里有多少嘴里就说出多少;长大以后逐渐的开始用沉默代替高谈阔论,不是无话可说,也不是防备别人,而是心里有太多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一次出门,再也不像是曾经那样准备太多的装备,提一台电脑,带两件衣服,没有目的,没有规划,走到哪里住几天,然后决定下一个行程。没有什么失望,也没有什么喜悦的事情,一切平淡无奇。想起北岛在《波兰来客》中有这么一段话: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黄龄有一首名字叫做《痒》的歌,非常喜欢里面的那段歌词

来啊 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 爱情啊 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 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 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但是,事实上,我们好像都是在这首歌词前半部分唱到的那样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 多想多想 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 只等只等 有人与之共享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 多想 有谁懂得吟唱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 只等只等 有人为之绽放

也许再过五六年,就更能理解北岛这句话的意思吧。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01-03 22:42:30 发布 丨 133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评论

文章
2
评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