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北方小城,再见王大猫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1
 
赵小懒辞职之后颇有一些感触。人走茶凉,她生平第一次如此深切地领悟到个中意味。
 
晚上我们一行人在老街吃饭,吵吵嚷嚷,天南地北地闲扯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扯到“给人打工的意义”上来。越说越悲凉,竟得出“终将落得一场空”的终极结论。
 
那时酒过三巡,所有的情绪都正在发酵,大磊忽然来了句:“说不定小懒这次离职就是一个契机。”
 
众人不屑,勉为其难地问:“什么契机?”
 
“追逐美好新生活的契机啊。跟喜欢的人,在喜欢的地方,做喜欢的事,人生难道不该如此吗?”
 
或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众人忽然眼睛一亮,顿时大话、空话、套话悉数搬来。
 
“平安健康的话,人的寿命至少有七八十年,难道我们连放逐一两年都不可以?为什么所有的事都要等到退休之后再去做呢?”
 
“如果疾病和意外随时都可能找上门,岂非更该在有限的生命里去更好的地方、做更好的事,哪来得及谈论时机成不成熟、准备充不充分。”
 
我们说得热火朝天,每个人都双眼放光、面色潮红。只有王大猫喝酒撸串,对我们一行人的高谈阔论冷眼旁观。
 
叶开说:咱们说走就走,明天都去辞职,谁不辞谁狗,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浪费个一两年时间,那就当是停歇一下、休整一下呗。
 
王大猫终于忍不下去,“嘎嘣”一声将竹签折断,又“砰”地将酒瓶摔在桌上,一个个指着我们鼻子骂:“就你们这些人,就你、你还有你,有什么资格说停歇?有什么资格说休整?你们哪一个卡上的余额能达到六位数?哪一个拥有过硬的技能?哪一个脑袋里有足够的知识,或者说常识?哪一个玩了命地努力过?说得客气一点,你们一个个都是傻叉。我问你们啊,你们该不会到了这个年纪,还傻了呵呵地认为 ,比我牛逼的人和比我怂的人,都是为了衬托我伟大的主角光环吧?”
 
王大猫这女人跟我们不一样,她烈焰红唇、足下生风,长裙加身时,俨然维密超模的既视感,她不但拥有超凡的执行力,更有着“一切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精英思维。她是我们这一伙人里唯一的成功人士。
 
但是我们哪管这一套,直接骂:“王大猫,没胆量你就认怂,少在这装逼,客气一点说,你不过是个垃圾。”
 
02
 
走的那天早上,我在候车室里给王大猫发微信:大猫,我们走了,你不要哭。
 
她回:滚滚滚。
 
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真的没有来送我们。
 
我又回:滚就滚,你照顾好自己,有事儿电话。
 
虽然王大猫总是嫌弃我,但我心里有数,她对我真的挺好的。毕竟,夏天时冰箱里的最后一个雪糕,她都肯让给我吃。她对大家也好,我们这一伙人她虽然谁都敢骂,但谁也没少到她那儿蹭饭。
 
这一次我们集体出走,留她一人独守空城,说不难过那是假的。只不过我们的心是雀跃的,那座美丽的北方小城,那充满无限可能的新生活正在向我们招手。
 
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北京以北、内蒙古高原以南,在那里夏天晚上也有清凉的风从山间吹来,天朗气清、绚丽多彩,春日里杏花开满山坡,冬天里白雪落满屋檐,光与影的艺术一年四季都在上演。两年前,毕业旅行时我们到过那里,只此一次便爱彻肺腑,就好像找到了灵魂深处的另一个家园。
 
早先时候就听人说起“第二故乡”,但是在到达这座北方小城之前,我们从未真正相信。也不知是在清晨街头包子铺的热气儿里,还是在黄昏过后温暖的街灯亮起时,面馆老板亲切的招呼声中,又或者是小孩儿望向你时扑闪的大眼睛里,我们在这座小城里深深地沦陷了。
 
我们有详尽的规划,等到了小城,我们要集资开一个乐器行,卖古筝、卖吉他,小懒的古筝一直在培训机构兼职做老师,叶开的吉他也玩得牛逼,我们打算买乐器送课程。此外,我们打算开发一个本地资讯app,刚好是大磊的老本行,他手上还有不久前帮人开发类似功能app的源码,稍作修改应该不麻烦,开发完成之后,小懒和我都可以负责采写。我们还可以稍稍做点小吃,卖卖煎饼和冰糖葫芦、寿司和汉堡。总之,大富大贵虽然不易,但对我们这波技能加身的年轻人来说,饿死也是一件困难的事。
 
我们在夏天的傍晚抵达,绚丽的云霞、清凉的风儿、辽阔的视野正在告诉我们来对了地方。
 
下榻旅馆、觅食、喝酒庆祝,在院子里翻跟头、在街头飞奔,我、小懒、叶开、大磊无不为即将到来的明天兴奋不已。
 
03
 
很快我们便投入到找房、找店面、联系货源、开发app的忙碌之中。一群不懂算计、不计后果的年轻人,做起事迅疾如电,不出一个月,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也正是在这时,我们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收入来源在哪呢?乐器店生意寥寥,尽管我们的乐器质量优良、利润微薄;app点击量迟迟不能上去,尽管我们的资讯、专题用心十足。
 
正在我们陷入艰难的讨论时,有人不打招呼地闯入我们的院子,大磊和叶开冲出去一看,王大猫拖着拉杆箱风尘仆仆地来了。
 
“大猫?”
 
我们吃惊地跳起来。
 
王大猫一脸淡定地说:“我才是最有资格修整的人。”
 
我和小懒抱住她跳啊跳,大猫终于无奈地大笑起来。真好,我们再度集齐了所有人。
 
04
 
在王大猫的精英思维领导下,我们的处境很快好转。首先,她指出问题所在,尽管我们的乐器质量优良,但买吉他的人却未必识货,于是她让叶开每天换着不同的吉他坐在门口弹唱不同的歌。此外,说来十分可耻,她雇佣之前的朋友给我们的乐器和app做了搜索引擎优化,网友们一搜相关信息,我们的东西总能在前三页跳出。
 
叶开和小懒都是性情中人,并未给买了乐器前来学琴的人排课,只要他们在店里,学生们就可以随时来,来了也不是正儿八经地上课,不过是一起聊聊天、练练琴,气氛特别好,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女生时常在店里一练就练上一整个周末。以至于有家长找上门来,当着叶开的面夺过孩子的吉他摔在地上,又狠狠地踹了孩子几脚,说:“我跟你妈辛辛苦苦供你念书,你就整天整天玩物丧志?啊?”
 
这件事对叶开的打击很大,那是他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吉他被摔得粉碎。他稍微有些质疑所做之事有何意义,在大家的开导下才稍稍好转。
 
叶开和小懒都不想搞什么考级培训,他们只想教喜欢琴的人弹琴,跟喜欢音乐的人一起玩玩音乐。于是带着学生们四里八乡地义务演出。
 
小镇上、村落里的孩子们喜欢他们,时常跟着他们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走。学弹琴的人越来越多、喜欢听歌的人也越来越多。
 
而我和大猫、大磊则四下奔走着找新闻、写稿、摄影、录视频。我们给小城做了一个宣传片,虽然曝光率不高,但看过的人都说好。我们采访小城里的手艺人、老店主,探索美丽而不为人知的地方。小城里很多年轻人羡慕着我们的生活,喜欢着我们所做的事。
 
05
 
我们在小城里走啊走,每一条街道、每一座山、每一片原野、每一个孩子、每一株小花小草都变得熟悉而亲切。我们钻营着工作、在每一个文字上精雕细琢、在一位顾客上花足心思。我们看日落日出,我们唱歌跳舞、喝酒撸串,不知不觉,秋风来了,一整个美好的夏天已经逝去。
 
可喜可贺的是,叶开和小城里的一位姑娘谈起了恋爱,姑娘是小城职高里的音乐老师。
 
仿佛一切都在变好,仿佛一切都在印证着当初我们的选择是多么地正确。
 
然而,很快现实就告诉我们,我们这一行人终究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我们核对了账务,又翻了翻每个人的钱包,这才发现,我们的事业看似热火朝天,事实上收入寥寥,早已入不敷出。
 
就在秋天来时,我们明显地感觉到下城的变化,就好像有一大股资金正在流入,更专业的琴行出现了、更大的资讯平台诞生了。是谁催生了这一变化,我们在想,是不是我们卓越的宣传片?是不是我们投放在网络上大量的图片和文字材料?是不是我们的努力唤起了人们对音乐培训强烈的诉求?
 
我们做的事是那么地美好,不止我们自己这样认为,小城里的居民似乎也这样认为,可是,我们的生活是那样的艰难。希望一直都在远处,并未因为我们的努力而稍稍拉近,甚至更远了。
 
06
 
那晚我看到大磊坐在院中的小桌旁独自发呆,于是在他身旁坐下。我们久久不曾开口,看着天空中只有一颗星星与明月遥相呼应。这一天是中秋节,屋子里小懒和大猫正在准备晚餐,叶开出去买酒。
 
这时,房东大娘来了,给我们拿了自己做的月饼盒自家树上的香梨。多好,多好的小城,多好的人们。
 
大娘走后,大磊终于开口:“小驴。”
 
“嗯哼~”我扭头看他。
 
他十分艰难地开口:“我收到了一个offer,他们因为咱们的app看到了我。”然后他就报出了一个声名显赫的公司名字,在互联网界屈指可数的行业巨头。
 
我平日里虽然频频犯二,但此刻却十分清醒,我知道大磊已经做出了决定。倘若他不愿意去,他一定会咋咋呼呼地告诉大伙:“卧槽~真牛逼,XX给我发来了offer,老子果然是人才啊,然而我并不打算去。”
 
那天的团圆饭大家像往常一样喝酒吃肉,吵吵嚷嚷。直到了后半程,气氛开始变得不对,叶开忽然说:“这一顿都多吃点,都吃得饱饱的,因为到了明天就不知道能吃上什么了。”小懒眼睛一酸,忽然落了泪,道:“忽然很想我妈,很想很想,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很对不起她。”
 
接下来是大磊,他终于无比艰难地、咬着牙说出了自己收到offer的事情。
 
一阵漫长的陈默过后,叶开一拍桌子叫道:“卧槽~你小子该不会……”
 
“父母正在变老,而我也不小了。”大磊简单地回答。
 
07
 
大磊离开之后,我们剩下的四个人努力像往常一样开心,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只不过开心着、开心着忽然会暗淡。
 
我们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树,长而曲折的枝干伸向我们的屋檐,风一吹,枝叶敲打着我们的窗户。我们躲在屋子里修改文章、讨论故事的走向、喝酒、打牌、听叶开弹吉他。冬天到了,屋子里生起炉子,炉火中烤着土豆和红薯。我们的稿子越写越好,我们的钱越来越少。
 
而叶开,他失恋了。她女朋友很喜欢他,但人家要找一个靠谱的人结婚生子。叶开因此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08
 
夏天,我们胸中燃着热望,一起抵达这座美丽的小城。
 
冬天,梦想尚未实现,却要一个个独自离开,从此四散天涯。
 
小懒走的那天,要敢早班火车,清晨五点她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又轻手轻脚地帮我在炉火中加了几块煤。我听着她的行李箱摩擦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远,但我全程都没有睁眼。我一动不动,假装并未醒来。
 
炉火燃得正旺,小屋里非常温暖,轮子滚动的声响终于消失了。
 
我听到隔壁王大猫的房间同样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想她一定和我一样,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不知是在何时,虽然紧闭着眼,我的眼泪却将枕头打湿了一片。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王大猫敲响我的房门时,我艰难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你哭啦?”她问。
 
我不接她的话,道:“小懒也走了。”
 
“知道”,她说,“刚送她到车站。”
 
我一惊,“你房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以为你没有起来。”
 
“我起得早”,她说,“在院子里等她。”
 
短暂沉默过后,王大猫又说:“小懒让我告诉你,香蕉蘸了酸奶会更好吃,菠萝既不是长在树上也不是埋在土里,你最喜欢的那个酷女主出自亦舒小说而不是席娟,还有……你一直想要的那个手串她放在床头的第二个抽屉里。”
 
我拉开抽屉,却见里面空空如也恨不得骂娘。这时王大猫的声音再度传来:“小懒说看到你这个反应时,再告诉你其实是在第一个抽屉。”
 
我又拉开第一个抽屉,那串翠绿的手串果然静静地躺在里面。
 
就在昨晚,趁小懒到大猫房间去时,我偷偷将她最想要的那条绣花牛仔裤塞进了她的行李箱。我早已知道,她走,我会哭。所以,我也要把她惹哭。没错,我就是一个坏家伙,不然我的朋友们不会这般一个个离我而去,我们的好时光啊,也不会这般猝不及防地匆匆逝去?
 
又过两日,王大猫送我到车站。这一阵子,一直是她在做这种事,一次与一次地目送别人离开。
 
我们都走了,只有王大猫留了下来,她说:“我仍然喜欢着这个地方,也喜欢我现在做的事情,所以我暂时不走。”
 
没想到,最后一个到来的王大猫,成了唯一最终留下来的人。
 
再见小城,再见大猫,再见我们的美好时光,再见江湖,再见美梦一场。
 
作者微信公众号:从前有个猫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4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02-13 08:20:49 发布 丨 8897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评论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36
评论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