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谈恋爱也开心,但不是以前那种快乐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前阵子我打北京路过,许灼到南站接我。此时 ,他已经是另一个姑娘的未婚夫。

 

他高高瘦瘦,站在出站口朝我挥手,不复昔日扯着脖子、垫着脚用力张望的焦灼模样。

 

他接过我的拉杆箱,递给我一瓶水。

 

我们相对无言,笑笑地凝视着彼此,也不复以往张牙舞爪的一个熊抱。

 

许久他说:“你好像长高了。”

 

“去你的”,我笑,“大老远跑来接我,真麻烦你了。”

 

“别这么见外”,他说,“都想去哪玩?”

 

许灼花了一天的时间带我四处转悠。常常是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头。我刚觉口渴,尚未开口时,他已将我带到奶茶店,帮我点了热红茶;我刚被一阵香气所吸引,他已停下来点好几份小食。

 

他待我没有过多的客套,却体贴而周全,好似一切都是自然为之,又好似一直小心翼翼。

 

或许只有昔日的恋人之间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天我们从国贸一路走到王府井,乍暖还寒的时日,天很蓝、日光倾城、古树和高高的白色建筑,北京的街头依旧很美。

 

我们并未说很多的话,大多时候是慢悠悠地行走。

 

“帮你拍照吧”,在新闻出版总署的大楼下,他忽然提议,“以前路过这里,你一直长吁短叹。”

 

“算了”,我说,“长得不好看的人,没有拍照的嗜好。”

 

“不丑”,他说,“六年了,你一点没老,你瘦了。”

 

“你也没老,胡子比以前刮得干净。”

 

说完,我们望着彼此,竟同时大声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结婚?”我问。

 

“快了”,他说,“要么六月,要么十一。”

 

“真好”,我说,“你算是安定下来了。”

 

他笑,眼角涌现一抹年少时不曾有过的温厚。

 

他说:“挺佩服你的,还跟以前一样,自由自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想去哪去哪。”

 

“少挖苦我”,我笑骂。

 

“是真的”他说,“你瞧你满世界的乱跑,马上30的人了,还是傻不愣登的,跟上学时一样。其实挺好的,活得很任性、很强悍呐。”

 

北京的街头依旧有很多卖花的地方,六年前我在北京爱极了这一点。

 

不仅是商场里、门店中精致的陈列,小区外,地铁里,菜市场的大门口,街边的板车上,老人的箩筐里、少年的怀抱中……夜风中到处是新鲜的、仍旧饱含生命力的花香。

 

北京送花的人也特别多,我见到过六七十岁的大爷给老伴儿买一支玫瑰,也见到过独身女孩买小雏菊送给自己。

 

同样是在六年前,我和许灼在马路牙子完成从好哥们到恋人的蜕变。

 

在北三环一带,长满古树、建满高楼的地方。

 

20刚出头,我们不曾为生活的难处所累,飞奔着相互追逐,幼稚至极却乐此不疲。

 

正纠缠着打闹成一团,忽然,我和他都停止了动作。

 

风儿凝滞、时间静止。

 

因为,我们忽然察觉,彼此的距离竟是如此之近。近到可以听清彼此的呼吸,近到两个人的心跳相互碰撞。

 

不久后,同样在街边,想不起是为了什么,许灼忽然将我拦腰抱起,愉快地、飞速地转圈儿,嘴里喊着:“带老婆飞喽”。

 

怀抱花束的老太在我们附近走来走去,忍俊不禁。等许灼将我放下,她才笑意盈盈地凑上来:“小伙子,给姑娘买支花吧。”

 

许灼的视线打花束上扫过,豪情万丈地问:“一束多少钱?”

 

“你有病啊”,我用手肘捣了他一下骂。

 

然而,他还是把一束都买了下来。

 

他其实没有多少钱,这束花买下来,估计得吃一个星期的泡面。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许灼和那时候的我简直一模一样。一样地没有梦想。

 

以后会变成怎样的人、过怎样的生活、遇到什么事,我们没有任何期许,也没有任何恐惧。

 

我们只想做好眼前事,为今日的快乐飞奔嚎叫、雀跃欢呼。

 

我们高呼:“小孩才展望未来,成年人活在当下。”

 

我们呐喊:“钱会越来越多,日子越过越少,惟愿不负今朝。”

 

那时候我们确信,无论置身怎样的处境、历经何等的变迁,我们两个野草一样的孩子,想找到些乐子都是不难的。

 

可惜的是,我们都没意识到,所有的快乐都有一个唯一的前提,那就是“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我们都曾以为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正如都曾以为无论是逆境顺境,是暴富还是赤贫,在生活的大舞台上,我们都将脱离剧本、忘掉台词,入戏出戏、随心所欲。那些比我们牛逼的,还有那些比我们怂逼的,都是为了衬托我们伟大的主角光环。

 

送我去酒店的路上,许灼坐在出租车副驾,他叫师傅中途停了次车。我见他下车,跑进一家蛋糕店。回来时手里拎着两个纸袋,道:“老婆刚刚微信叮嘱,让给她带蛋糕,她一直喜欢这家店。”

 

他把一个袋子递给我:“这店是你离开北京后才开的,味道特别好。”

 

那一刻我心中感慨万千,却也并无异样。

 

找到归宿的人,讲话、做事,总能透出一股子温情。许灼便是如此。

 

“明天你走我不去送你了”,他说,“我老岳母明天来,得全程陪着。”

 

我笑:“行啊你小子,五好男人!”

 

次日我抵达机场,办好手续准备过安检时,却见许灼迎面走来,正朝我笑。

 

“想到以后兴许见不到了,真想再看看你”他说。

 

“偷溜出来的吧?”我说,“赶紧回去,搞定丈母娘。”

 

他笑:“以前谈恋爱也忙,但不是现在这种忙。现在谈恋爱也开心,但不是以前那种快乐。”

 

我说:“许灼,用我波哥的话说,人活在世上,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所以我只求他货真价实。”

 

飞机起飞,故事落幕。

 

什么都曾发生过,最后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们在彼此生命中留下的印记,最终都成了催化剂,让我们长成现在的模样。

 

愿你且歌且行,莫负春光。

 

作者公众号:从前有个猫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10
  • 0
  • 0
  • 1
  • 5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04-14 15:01:45 发布 丨 23746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评论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37
评论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