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夏暮写长信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1

 

 

七月有大半月,日日黄昏罗云复叠,晚霞像烈火,湛蓝的天空披上一层红纱帐,远远望去,余晖似烟,蛋糕一样的云层,红烧过的孤独像一盘菜肴,霞光美得不像人间。每次看到这样子的天空,很难过,想写一封长信,告诉秋天,夏天快要过去。

 

暮色下,我站在酒坊门口,望着天空的霞光发着呆,一辆摩托车已经骑过酒坊门前的水泥桥,停在院里,他取下头盔,望着我,我也望着他,彼此对望,真不认识。他抱着头盔走到门口,看向我,问了一句:“人呢?”

 

“真有意思,我不是人吗?”

 

“酒坊其他人呢?”

 

“你又是谁?”

 

“我……木匠。”

 

木匠,没听说过。没有预约,便跑来了,我多少有些警惕。经过我的盘问,这个自称木匠的人,前些年骑摩托走川藏时,知道的砚台。这次,他从开封骑摩托来到酒坊,在途中买了许多莲蓬和莲子,带到酒坊,第二天清晨他走的时候,没再带走。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新鲜莲子与莲蓬

 

整个夏季,我一直期待,能有一个人,来酒坊时,带一束荷花过来。只是无人有这份雅意,所以并没有遇见与我一样的人。荷花已经凋零衰败,恐怕等不来了。如今等来莲蓬和莲子,真叫人惊喜。我将几颗新鲜的莲蓬插在瓷罐里,要是带荷叶来,还能做一道荷叶鸡。嫩莲子肉生脆又瓷实,与生板栗味道无二,我将嫩莲子一颗一颗剥开,放在瓷碗里,成为写文章时的最好小吃,味道极鲜美。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山上采药

 

 

02

 

闲暇时,我和三舅上山采药,去酒坊后面的山谷采草药。三舅是酒坊所有人的长辈,他是其中一名酒坊工的亲三舅,由此,大家就跟着叫三舅,后来,三舅成了所有人的三舅,他其实有一个很洋蛋的名字——迈克。

 

 

清晨,天未亮,三舅背一把砍柴刀,肩膀上搭着几个麻袋,我手持木棍,便出发了。沿着山谷的瓦槽,溯溪而上,三舅身穿短袖五分裤,脚穿拖鞋;我身穿短袖背带五分裤,脚穿雨鞋,徒手攀登。生活在山里的人,这些并不算什么。有些地方陡峭,抓着岩石攀登上去,像在瀑布上凌空,像极了轻功。有时,我站在岩石下,望着三舅凌空而起,如穿一身白衫长袍,必定美极,极具东方意向。

 

山谷深处有鱼鳖金星草药,一般长在岩石上,三舅如获至宝。鱼鳖金星草晒干,煮水即喝,具有清热解毒,利水通淋,消瘀,止血之功效。小孩感冒,打针不是,吃药不是,感冒迟迟不去,将鱼鳖金星草煮水,喂给孩子喝,效果显著。纯天然良药,不用担心副作用,简直是良方。

 

鱼鳖金星草,藤状,附在长满青苔的岩石上,修长针状叶,叶背有棕色鳞片的称为鱼;圆形或椭圆叶,像多肉类植物的称为鳖。三舅喜欢鱼多于鳖,岩石上的鱼生长茂盛,他爬上去采摘,我只能在下面采一些三舅看不上眼的鳖,其实功效一样。三舅认为鱼更好,我没有什么概念,只觉药草我都爱。

 

采药草的路上,我辨认着藿香、繁缕、红藤、雪见、青苔,石菖蒲,忽地笑等植物,我爱极了这些名字。每次走在山林间,情不自禁感叹:我们的汉语生长在山林里,用在中药房的药盒上。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3

 

 

盛夏时,我常一人骑摩托去镇上采购物资,为酒坊添置日常用品。三天去一次,有时时间会更长,一星期去一次。清晨去,有山风,阳光柔和又凉爽。偶尔加油门飙车,兴奋时,还能哼几首不着调的曲儿,“你是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是那地上的拉拉缨”、“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劝你别作那个神戳戳的人那”、“先别走,先别走,先别走,听我唱,听我说往事……”

 

不知不觉,十公里的距离,不过几首歌的时间就到了。我的车还没停稳,歌声尚有余音,镇上店铺的老板们已经闻风而动,隔着街上N个妹子的距离,微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来了。”

 

我曾一度有种错觉,好像那些店都是我开的,我才是他们的老板,过来视察的。他们生怕没得到我的临幸,绞尽脑汁,引起我的注意。曾在深圳工作,每次坐地铁,走出地铁口,地铁口有一排载客的电动摩托,小哥们都在喊:“上我,上我……的车。”好像他们都是我的司机,不要钱一样,临幸谁不临幸谁,一时真难以抉择。

 

我常去的一家店,是镇上的一家菜店。第一次去这家菜店,暮春时节,下着雨,我去躲雨,见店内有菜卖,蔬菜新鲜种类不算少,摆放整齐,老板也比较热情。原只是躲雨,没想又买了许多菜。

 

我的喜好与偏执根深蒂固,第一眼钟情的,很难改变。即便只是买卖,彼此熟悉之后,形成一种默契,会节省许多时间。有时,我买菜多了,结账时,老板会抹掉零头,哪怕我从未提过。有时,还会送我一些香葱和水果,偷偷塞进菜兜里。这是市井里常有的人情气味,我并不排斥。虽然,有段时期,偶有酒坊工指出菜不新鲜,我也没有换菜店。我不想重新选择菜店,也是因为懒得从头开始。有些默契一旦形成,很难更改。如同,我喜欢上一个人,他会一直驻在我心里,赶不走忘不掉。

 

因我常去买菜,和菜店老板熟悉了。菜店老板姓万,人非常随和,我一去他会露出迷之微笑。有几次,我甚至都不敢看他的笑容,生怕破坏那张笑脸。菜老板一开始对我很好奇,这些都是从其他酒坊工那里听来的。

 

平师傅有次去买菜,回来告诉我,菜店老板问他:“牧鸯怎么没来?”还向他打听:“牧鸯有没有男朋友?”酒坊的人开始猜测,菜店老板为何如此关心牧鸯?他或许有一个儿子且单身,想介绍给牧鸯。

 

偶尔,菜店老板会进山,顺便帮我们送菜。他送菜到酒坊,并不急于走,在酒坊溜达来溜达去,从会客厅走到生活区,再走到酿酒房,请他坐下来喝茶,他又客气的婉拒,问他还有什么事,他便说:“看看,看看。”但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我们也就由他去。

 

端午节那天,我去买菜,见过他的儿子,还是一名高中生,清秀内向,据说成绩很好,高冷不爱讲话。菜店老板挺头疼的,认为不爱讲话,是太老实。我还分享了当年的经历,以此鼓励。由此,谣言一破,大家又开始揣测菜店老板为何那么热情,一时也没有一个答案。

 

有次,我和三舅去买菜,我在挑选新鲜蔬菜,菜店老板对三舅说:“你们的牧鸯啊,真有才情,她的每篇文章我都看呢,她的微信朋友圈生气勃勃,很好看呢。她是不是百度上的那个牧鸯啊?是吧是吧?!”

 

三舅说:“是她,是她,就是她!”

 

我不禁感慨,我们处在这样一个人情社会里,我们的一言一行总能引起他人注意。如能保持距离而又不失礼貌,保持一种良好秩序的来往,有素养的去对待每个人,做每件事,不仅魅力大增,人格修养也将会大放异彩。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4

 

 

 自从在酒坊旁边的空地上开辟了菜地,种菜之后,每日清晨或傍晚都会去菜地看看。拔草,翻土,培土,施肥,杀虫,蔬菜们一天天长大,照料它们,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它们也是我双手创作出来的自然作品。种的玉米、豇豆、黄瓜、瓠子、辣椒、茄子、西瓜、香瓜、韭菜、红薯等蔬菜、水果,在我的陪护下,茂盛强壮,开花结果,每次丰收,热泪盈眶。

 

种菜与培养孩子一样,需要耐心投入和陪伴,菜苗一天天长高,从弱不禁风到强壮结实,成长就是一个蜕变的过程。我每天去看它们,情到深处,与它们对话,它们似乎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像疯了一样狂长,以此来回报我。

 

站在地间,感受它们的生命力,那种踏实感,是做其他事情都没有的。越来越理解《收割电影》这本书里的导演们,他们是优秀的导演,拍出高水准的纪录片,却在乡间生活十多年,种稻子、种菜,因为生命力需要感受,艺术不是凭空捏造,不是来源于意淫。艺术不是让你视觉愉悦的东西,是人类在精神层面,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革命。

 

所有创作性的事物,都一样,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唯有经历过那种生活,将这些经历融入作品,作品便鲜活了。文艺作品,都会带有强烈的个人印记,一个人的性情、情感,智慧都会在里面。

 

生活在山里的这段经历,难能可贵,还有什么比亲自体验更奢侈的,内心安宁,自由无价,拿什么都不换。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5

 

 

酒坊放了假,其他人都出山探亲访友,我镇守酒坊。无事时,清晨会去附近的白鹿洞书院、寺庙走一走,散散步,上午或中午时分回来。前几日,去了一趟万衫寺。去之前,并不知道是一个尼寺。寺里尼僧不多,寺院显得空旷,寂静而肃穆。

 

我站在藏经阁的台阶上,山里的风吹过来,听寺院廊檐上的铃铛,“叮当叮当”响,内心平静。万杉寺几乎没有香客,偶尔也能听到大雄宝殿发出的钟声,大概有人来烧香拜佛。寺院的钟声一响,古朴庄严,管他前尘往事,还是今生未来,都消散了,四大皆空,顿时静得连蝉声都听不见了。

 

临近中午,上午10点50分,尼僧沿着大雄宝殿前的空地,木梆敲地,这是过堂信号,称为打板。寺院的打板声一响,再敲斋堂外的大木鱼,准备开午饭。我站在斋堂外,排队等候,跟随尼僧师傅们去斋堂吃饭。进入斋堂,坐于桌前,坐不窥堂,端身无语,严肃认真。开饭前,师傅们会念供养偈,齐同念完才开饭。

 

我坐在那里,端端正正,周围都是尼僧,那一瞬间,“出家”的念头又萌发了。只是,不是去寺庙,也不是剃发为尼。而是去观里,修道,成为一个道姑。奈何尘缘未了,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心中的远意绵绵无尽,很美,我说不出。

 

寺庙是我常去的地方,喜欢听晨钟暮鼓,喜欢闻香味,喜欢烟雾缭绕,喜欢禅堂的诵经声。我不求法,不祈福,只是想背后的故事,还有灿烂的人物,便觉得分外有情,何况这山河岁月,还有林峦烟嶂一如当初。想在过去与现实之间造一座桥,可以自在往还。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6

 

 

 盛夏,在悄悄过去,蝉声越来越远,月圆又月缺,我也在这段时日,做着心花怒放的事。清晨,去书院、山寺散步,上山采药,照料蔬菜;用地笼——一种捕鱼工具,捕鱼、捕虾;每日傍晚游泳,读书写字喝茶,偶尔会友,畅聊人生课题,或用心做一两道菜,研发新早餐,日子如流水一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我写着这些醉醉醺醺的文字,日子过得信马由缰,像极了清白之年。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没事溜达,行踪不定。公众号:牧鸯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4
  • 1
  • 1
  • 1
  • 1
  • 1
  • 0
  • 1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08-07 13:45:53 发布 丨 15713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40
评论
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