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风吹来的方向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接下来我要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比一切悲伤都深刻,比一切幸福都长久......

 

我很痛,但我忍着不哭,我们来不及认真相爱,幸好有机会带你看看我的一生。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1

 

“今年第二十九号台风‘罗莎’的中心今天早上5点钟位于菲律宾马尼拉东偏北方的大约540公里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中心最大的风力有12级。预计‘罗莎’将会以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向西偏北方向移动,将于明天凌晨移入南海东北部海面,受‘罗莎’和冷空气的共同影响,我国沿海各地都将有大到暴雨,请各位市民做好防灾准备......”

 

电视里不停地播报着天气预警,洪山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窗帘不停地大风吹卷起来,洪山看了一眼窗外阴沉的天,起身接了一杯热水又坐回沙发上,杯子里不断冒出热气,他和他的沉默一起,咬着纸杯的边沿。

 

这是水支葬礼后的第三天,洪山被人们硬从灵堂带回来,连续很多天没有休息,连饭都没吃几口。夕阳躲在云彩背后不肯说话,外面潮湿覆盖着整座小镇,在水汽中安静的熟睡。空荡的房间里,洪山一手捧着海螺,一手拿着信纸,眼泪一滴一滴不停地落下来。

 

第二天,大雨如期而至。

 

02

 

1998年7月,漳港的夜色扑面而来,远处的灯塔开始亮起温黄的光,融为星空中最亮的一颗。海面上一队渔船晃晃悠悠地漂向岸边,岸上几名妇女领着孩子不停望着远方。随着船一点一点靠近,船上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突然站起来,开心的向着岸边挥手大喊,妈,我们回来了,妈!

 

岸上的一名妇女看着挥手的少年笑了笑,少年旁边的男人笑着说,洪山,老老实实的,小心别掉进水里。等船到岸边,洪山麻利地跳下船,帮着父亲收好渔网,然后抱起妈妈身旁的妹妹有说有笑的往家走。

 

到家后坐在饭桌前,洪山一边吃一边说,爸,明天我约好了和朋友去玩,就不和你出海了啊。

 

妈妈笑着用筷子打了一下洪山的手说,就你事多,就不能好好帮帮你爸爸吗?

 

还没等洪山开口,爸爸一脸嫌弃地说,去吧去吧,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光是烦我。

 

少年笑着说,谢谢爸。

 

浪打上岸,风吹过去,经纬度种植着一年四季,灯塔下时光唱温柔的歌,夜色就在灯火昏黄中晕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山和几个朋友光着脚跑去河岸边踢球,球不知被谁一脚踢进水里,大家鸭子下水似的跳进河里,一群人在河里打闹,洪山突然安静下来,不活动也不说话。人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岸上是一个高中生样子的姑娘,裙角飞扬,眉眼纤长,低着头偷偷看了水中的几个人一眼,就被前面的男人匆匆喊走了。

 

看这姑娘远去的背影,一个男生呆呆的问,好漂亮啊,这不是咱们镇子里的吧?

 

洪山笑着把水溅到几个人的身上说,一帮呆逼,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哈哈哈。几个少年又在欢声笑语中炸开了,一直到黄昏才晃晃悠悠地各自往家走。

 

洪山笑着推开家门,屋里父亲正和他在河岸边上看见的男人说话,旁边还坐着那个害羞的姑娘。大家看着洪山,洪山父亲说,来,这是一直收购咱们家海鲜的李老板。

 

洪山看了一眼女生,赶紧低着头向李老板问好。父亲接着说,李老板是长乐市那里的人,女儿也是市里的高中生,要多向人家学习啊。

 

洪山目光又转向女生,慢慢地小声说,你好,我是洪山。

 

女生愣了一下,紧张的赶紧低下头说,你...你好,我叫水支。

 

打完招呼后洪山跑出门外,抓了把小米认真的喂着自家的小鸟。过了会儿洪山转过头,发现水支正站在远处看着自己。水支看到洪山看见了自己,马上变得局促起来。

 

洪山笑着说,喂,你也要喂喂它吗?

 

水支一惊,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走向洪山。到了跟前,洪山笑着说,打开手。

 

水支惊愕的看了洪山一眼,然后慢慢抬起手,一点一点地张开,洪山把手里的小米倒进水支手里,然后笑着说,你试试。

 

水支看看洪山,又看看小鸟,一点一点地把手伸过去,小鸟看见水支伸过手来,点着头从她手里啄起米粒,水支先是一惊,然后慢慢的露出微笑。

 

洪山在一旁笑着说,这么样,很可爱吧。

 

水支害羞的赶紧收起笑容,然后点点头。洪山说,我还知道更好玩的,我带你去吧。

 

还没等水支反应过来,洪山拽着水支就往外跑。水支的裙角不断被风扬起来,头发散乱的打在精致的脸上,她一边跑一边看看洪山拽着自己的手,又看看前面光着脚,融化在夕阳里的少年,不知不觉的笑了。

 

跑过两条街,洪山带她到了海边。那里退潮后,海滩上会留下很多贝壳和螃蟹,活蹦乱跳的。洪山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捡螃蟹,水支因为穿着鞋不方便走得很慢,等洪山发现水支被落在很后面时,又飞快的从远处跑回来,笑着说,把鞋子脱了吧。

 

水支一惊,说,什么?

 

洪山说,脱掉鞋子,这样走起来就会轻松很多了。

 

水支害羞的站在原地,洪山看着她,然后突然蹲下拽过水支的脚。水支慌得不行,颤抖着问,你干嘛?

 

洪山不说话,低着头脱掉了水支的鞋然后拿在手中,笑着说,走吧,这样就会走的很快了。

 

洪山说完把手里的螃蟹突然递过来一只,水支吓得大叫一声,连连后退。洪山被逗得哈哈大笑,然后扭头继续走。水支在原地站了一下,也跟着洪山继续走,平整的沙滩上,两双脚印缓缓前行,海浪不停涌上来填满了脚印的坑,映出发红的夕阳。

 

03

 

水支在这里生活了一个礼拜,洪山每天带她捉鱼,爬山,在野地里疯跑,洪山和朋友在一起踢球,她就在一旁远远地看着,时不时的笑出声来。

 

水支回城里的前一天,海上起了大风,街上树木倒了一半,水支吓得一直躲在屋子里。洪山走进来笑着说,不要紧,明天就会很晴了。

 

水支看着他不说话,洪山笑着从背后拿出一个大海螺放在水支耳边说,你听。

 

水支听了会儿,睁大眼睛说,这里是,海的声音吗?

 

洪山说,对啊,是海浪和风的声音。

 

水支接过海螺放在耳边仔细的听了一会儿,洪山笑着说,你知道风是怎么来的吗?

 

水支眨了眨眼睛说,书上说,是因为气流的原因。

 

洪山说,我没怎么上过学,不知道气流是什么,但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告诉我,如果你很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努力地吹到他的身旁,所以这就是风了。

 

水支听得出奇,洪山笑笑接着说,你看外面这么大的风,一定是有人在努力地想念着谁吧。

 

水支没说话,手上紧紧攥着海螺,转头透过窗出看着外面被吹弯的树,自言自语到,那,那个人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啊。

 

第二天上午,水支的父亲开车来接她,因为从一睁眼就没有看到洪山,水支跑到洪山妈妈面前问,那个,阿姨,洪山去哪了呢。

 

洪山妈妈笑着说,他一大早就跑出去了,谁知道去哪了呢,你不用管他,回头我告诉他就行了。

 

水支低着头走到父亲面前小声说,我们晚点再回去吧。

 

父亲看了看表说,那就中午再走吧。

 

水支一直站在洪山家门口,直到中午也没见到洪山的影子,水支父亲从后面走过来说,水支,咱们该走了。

 

水支低着头,慢慢地跟着父亲上了车,发动机开动,水支靠着窗,两侧的树木越来越快的向后倒退。水支低头看着手上的海螺,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会儿父亲突然开口,好像是你的朋友在追你呢。

 

水支抬起头,透过车窗看见洪山在河流的那面一边挥手一边努力地奔跑着。

 

水支激动地说,爸爸停下车。

 

车刚停稳,水支跳下车,冲着河流对岸大声喊,洪山,你的海螺还在我这里。

 

洪山也停下来,喘了好一会儿气才大声喊,它就送给你吧。

 

水支笑着摆摆手,大喊,我会给你写信的。

 

洪山也大喊:好,我知道了。

 

水支恋恋不舍地走上车,看着洪山慢慢变小,再变小,轻轻把海螺放到了耳边。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因为每个人都变成了这样的风,思念才会震耳欲聋。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4

 

洪山第一次接到水支的信,是在水支回到城里一个月后,洪山从海上回来,妹妹站在门口用手挥着说,哥哥,你的信哦。

 

洪山拿着信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里,小心翼翼地打开,上面写着:很抱歉这么晚才写信给你,回到家后一直被父亲关在家里补习功课,都没机会跑出去买信纸, 现在快开学了,大家都在讨论着高考的事情,我很紧张,我想要考厦门大学,但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你呢,还好吗,你送我的海螺被我放在书桌上,学习累了就从里面听听大海的声音,最后...很想你,希望你每天都可以过得很好。水支。

 

洪山看完兴奋的大叫着趴到床上,屋外听见声音的父母和妹妹一脸不明所以。

 

俩人就这样互相通信了半年多的时间,有天洪山突然接到水支的信说父母最近每天都在吵架,自己很害怕。洪山看到信纸上还有眼泪的痕迹,模糊了上面的字迹。

 

洪山看着信愣了几秒,然后徒脚跑到镇上坐上了去长乐的客车,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等洪山到了长乐天已经完全黑了,洪山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按照信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又过了半个小时,水支满脸泪水的出现在洪山面前。

 

看见洪山,水支直接扑到他怀里,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洪山拍拍她后背,哭了好一会儿水支才哽咽着说,我爸妈要离婚了。

 

洪山沉默了好久才说,没事,有我呢。

 

因为太晚已经没了回去的车,洪山把水支送到家门口,水支问,你怎么办?

 

洪山摸摸她的头说,我随便找个地方凑活一晚就可以。水支犹豫地往家里走,洪山冲她笑笑说,没事的,快回去吧。

 

当晚洪山睡在水支家附近的一个路边躺椅上,路灯正好在他头顶,洪山蜷了蜷身子,看见璀璨的星空,直到日出时分。第二天水支送走洪山,车站上人来人往,俩个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发车。

 

水支说,那个,谢谢你来看我。

 

洪山笑笑说,这有什么。

 

水支沉默了一会儿,支支吾吾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明明很想坚强起来,但还是忍不住的写信给你,明明很想考上厦大,但有知道自己还差得很远很远,这样的我,很没用吧。

 

洪山看了她好久,然后笑着慢慢说,可是,不开口的话就无法明白,心里想的也无法传达,还真是麻烦的生物啊,这就是人呢。

 

水支听完转过头看着洪山的侧脸,突然探过头亲了一口,然后小声地说,谢谢你,我最喜欢你了。

 

洪山认真的看着水支,两个少年坐在车站旁的椅子上,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时光铺成油画,每秒都被刻录进季节里,头发卷起的弧度,认真的眼神和温柔的对话,想记住的细节太多,最后留住一帧。

 

05

 

高考结束,水支没有考上厦大,去了浙江的一所二流大学。水支则继续在家帮助父亲经营渔业,一年后用赚的钱买了辆小货车,专门帮父亲给各个订货商送货,两人的联络就印证在一打打电话卡上。

 

1999年,澳门回归,曼联夺冠,全国沸腾,所有人都处在跨世纪的喜悦中。学校举办联欢晚会,水支所在的合唱队接到晚会开场的任务,提前两个月没日没夜的排练。

 

洪山白天送货,晚上回家前都会先在镇里的公共电话亭给水支打一个电话。因为水支排练的原因,每次洪山都是听到一长串的嘟声后挂掉电话。赶上周末,两人通商话也是匆匆几句,每次水支都说,对不起,因为还要排练。

 

洪山只好在电话这头无奈笑笑说,没关系,不要累到自己。

 

电话越来越少,直到两个人一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洪山就把更多的力气放在工作上。因为妹妹也去了住宿学校,白天只有洪山妈妈自己待在家,有天洪山晚上回到家,发现木子正和母亲一起有说有笑。木子是洪山的发小,也是爸爸朋友张叔的女儿,两家住的不远,隔着一条街道。

 

母亲看见洪山回来,笑着说,快来帮忙做饭,今天木子在咱家吃饭。

 

木子看着洪山笑笑,母亲接着说,你和你爸成天外面跑,全靠木子来家陪我了。

 

洪山看看木子说,谢谢。

 

木子笑着摇摇头。

 

06

 

圣诞节前夕,水支生日,洪山提前好几天给老爸请好假,开着货车从福建长乐直奔浙江。结果半路赶上南方下大雪,洪山被堵在高速上,两天三夜。等到了浙江已经是水支生日的第二天了,洪山在校门口等水支,因为行程匆忙,车上还拉着几筐鱼虾。

 

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新鲜,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不断向他看过来,洪山被看的不自在,就背靠车厢蹲在车轮旁。等了三个多小时,水支和一个男生说说笑笑地从校门里走出来,当水支发现洪山正在远处看着自己时,先是吃惊的愣了几秒,然后飞快的跑过来说,你怎么来了?

 

水支看见洪山被动的脸颊通红,赶紧从脖子上摘下围脖套在洪山脖子上,洪山看着水支说,这不是你过生日吗,我来看看你。

 

水支带他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餐馆,整顿饭洪山都没怎么说过话。水支问他,你怎么了?

 

洪山说,没什么。

 

水支问,那你为什么要生气?

 

洪山没回答,看见水支包旁边的手机,问,你买手机了吗?

 

水支低着头,小声说,是生日朋友送的。

 

洪山哦了一声,手里紧紧攥着的贝壳手链,在桌子下犹豫了半天又悄悄放回了口袋。

 

吃完饭洪山要开车回去,水支拽住他说,这么着急吗?

 

洪山点了点头,话都没说就开上车往回走。等车开出去几百米,洪山突然发现水支就在后面一直追。满地的雪白,拖住一双双奋力的脚印,哈气笼罩一脸粉红。

 

洪山赶紧跳下车跑到水支面前,生气地大喊,你在干嘛!

 

水支红着眼,倔强地说,怎么可以不说再见就走呢。

 

洪山愣了一下,水支突然流着眼泪说,怎么可以把我扔在原地就走呢。

 

洪山认真地看着水支,猛地把水支抱进怀里,水支边哭边说,不要一个人擅自决定就离开好不好?

 

洪山也红着眼,努力的点点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爱人拥抱,雪花开始不断落下来,远处的烟花升上天空,背后有昼夜星辰,一切不动声色,柔语变成一针一线,交织着情愫纠缠不清。

 

07

 

第二天水支遇到昨天和自己一起走的男生,男生微笑着问,昨天男朋友没有误会吧。

 

水支微笑着摇摇头。

 

其实男生是合唱团的团长,比水支大一届,水支刚来学校的时他给了很多的帮助,后来表白水支被拒绝,也没有过多纠缠,两个人就继续以朋友的身份相处。

 

洪山回到家后也继续开始努力工作,从一天拉两趟货变成了三趟,木子依旧经常跑来陪洪山的母亲。

 

直到第二年春天,有天洪山送着货突然刮起了大风,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洪山在车上开着雨刷都不能够看清前面的路况,所有车都停在路边打着双闪,直到黄昏雨势才渐渐小了下来。洪山开车回到家,还没开门就听见屋子里的阵阵哭声。洪山赶紧冲进去,发现木子趴在母亲怀里已经哭得直不起身子了,父亲坐在一边红着眼不停地抽烟。

 

白天洪山父亲下海打鱼赶上大风,桅杆被吹断,整条船开始漂向大海深处,场面变得一度混乱。木子的父亲为了救他,最后自己掉进了大海里,搜救队找了4个多小时,依旧没有发现尸体。

 

洪山听完呆坐在地上,看着哭得不能自已的木子,把自己嘴唇咬得发紫。

 

洪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看着因自责日渐消瘦的父母,颤抖着拿起电话拨通了水支的号码......

 

洪山看着窗外,起风了。

 

半年后洪山和木子结婚,全家人搬到了远离海边的长沙,将要垮下的一家人又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婚后两个人一直没要孩子,洪山继续搞运输,木子就在家帮他记账,顺便还能和洪山父母一起整理家务,日子好像阳光下细小的尘埃,漂浮着抱怨以及欢笑。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08

 

又一年春天,连绵的小雨下了一个星期都没有停,北京的街上出奇的冷清。

 

水支的父母站在医院的走廊里,这是两人离婚后第一次走到一起。医生拿着化验单,压着嗓子说,是非霍奇金淋巴瘤。

 

水支父母听了先是一惊,然后颤抖着问,能治好吗?

 

医生看着化验单叹了口气,抬起头问,怎么现在才送来医院。

 

母亲以为这是在责怪她,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说,我们没有...没有不给她看,母亲一边抽噎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都怪我们...又不懂,开始以为就是身子弱...她又懂事...自己也不说。

 

父亲在一旁皱着眉头不说话,手抖抖索索地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夹出一支皱皱巴巴的香烟,然后好像意识到这是在医院,又颤颤地放了回去。

 

母亲说,当地的医院让我们来北京,我们一个人也不认识,来了也不知道去哪里看病。好不容易找到这里,你们能治好她的吧,能的吧?

 

母亲越说越激动,水支父亲拉住她说,行了,别这样。

 

水支母亲转身扑进他怀里大哭起来,医生叹了口气离开了。

 

过了会儿两个人走进病房,水支侧过脸看看他们突然笑了,轻轻地说,真好,大家又在一起了呢。

 

水支父母瞬间泪如雨下。

 

水支说,爸妈,带我回家吧,我不想在这里,我想回家,我想看看大海,可以吗?

 

水支父母办了出院手续,带水支回了长乐,在漳港租了一间屋子,走过两条街道就能看见大海。

 

5月洪山的一个发小跑业务,路过长沙,拎着大包小包去看望洪山父母,顺便和洪山小聚一下,吃饭的时候发小说,大家虽然不住在一起了,但还是要好好保重啊。

 

洪山笑着说他,那是当然的,说什么傻话。

 

发小说,怎么是傻话,你看水支......

 

发小没说完,发现大家都突然抬起头看着他,洪山颤抖着问,你说谁,水支怎么了?

 

发小看了看大家,叹了口气说,她生病了吧,可能快要走了。

 

那是几年来大家吃的最沉闷的一句话,所有人都说不出一句话,等送走发小,洪山又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外面洪山母亲只好不断安慰着木子说,没事的,别担心,没事的。

 

第二天一大早洪山背着书包就往外走,母亲喊他也当做听不见,最后木子大喊一声,你去哪?!

 

洪山红着眼回过头看看她,然后继续换鞋准备出门。木子眼里突然不停地流出泪水,又大声喊了一声,我怀孕了。

 

洪山父母听完震惊地看着木子,洪山也停在原地,过了好长时间,洪山突然转过身砰的一声跪在地上,不停地说对不起,但是求求你,对不起,对不起。

 

洪山说着,眼里的泪水也跟着不断流下来,木子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哭着走进房间,洪山依旧跪在地上,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那么多对不起,一声一滴眼泪,淹没了房间里多年的阳光与空气。

 

09

 

五月的漳港,亚热带季风气候,光照充足,潮湿的暖风从南边洋面上吹来,突然的一场锋面雨过境,潮湿了的泛着蓝色的街道。

 

水支靠在床上,侧脸看着窗户发呆,窗外的山茶在轻风细雨中摇曳。

 

“起风了啊”,水支自己小声地说道。

 

“你知道风是怎么来的吗?”

 

“书上说,是因为气流的原因。”

 

“我没怎么上过学,不知道气流是什么,但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告诉我,如果你很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努力地吹到他的身旁,所以这就是风了。”

 

多年前一个少年轻轻告诉女生说。

 

水支母亲推门进来,温柔地说,水支,吃饭了。

 

水支侧过脸,笑着头说,妈,我吃不下去。

 

水支母亲看着水支叹了口气,把食物放到桌子上说,那等会儿要吃一点啊。

 

母亲说完就走出了房间,水支又侧过脸去,窗外雨丝细密,洪山背着包,脸上雨水泪水混作一团,正透过窗户远远地看着她。

 

没有悲伤,没有完整,没有路口,没有萍水深情,时针滴答,留存一叠一叠安静的碎片,背后山呼海啸,无声落下最后一幕。

 

10

 

长沙到福建,一千多公里的距离,又回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水支母亲告诉洪山,水支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洪山每天陪在水支身边,陪她吃家乡菜,看家乡山水,两个人一起坐在海岸边晒太阳,笑容生长在脸颊,皮肤泛起光芒。

 

洪山轻轻地问,怕不怕?

 

水支笑着摇摇头,从包里拿出一个海螺说,不怕,自从你把它送给我后,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洪山眼里泛起泪光,看着水支说,对不起。

 

水支笑着说,后来我和那个学长在一起了段时间,不过没多长久就分开了。

 

洪山没说话,水支继续笑问,她呢,洪山的妻子,是个很好的人吗?

 

洪山哽咽了一下,点了点头。

 

水支笑着仰起头,是嘛,那就太好了。

 

洪山红着眼睛不说话,水支摸摸他的头说,不要伤心啊,你不是告诉我,如果很想念一个人的话,思念就会变成风,努力地吹到他的身旁,所以等我死了以后,就变成风来看你。

 

海浪不停涌上沙滩,起风了。

 

水支说,你看,又起风了,洪山的妻子一定也在非常努力的想念着洪山吧,所以你要快点回去哦。

 

洪山泣不成声。

 

一周后水支去世,是个阴天,一点太阳光都见不到。水支母亲交给洪山一个海螺,是小时候他送给水支的。洪山抱着它呆呆的看了好久,然后轻轻的放到耳边,突然从里面掉出一张叠好的纸条,洪山小心打开,上面写着:

 

我胆小,我懦弱,我做事犹犹豫豫,见到喜欢的不敢去争取,有想要的也不懂去表达,所以请你不要怪我啊,能和洪山在相同的季节走在同一条街道上,就已经很幸运了。可能很难坚持下去了,我很痛,但我忍着不哭,我们来不及认真相爱,幸好有机会带你看看我的一生。

 

木木的天突然下起了雨。

 

后来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呼吸会变成微风,下雨就是哭泣,多云转晴是你不乖又在淘气,满天星星是我看你的眼睛。

 

可是,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11

 

“你听,海螺里有风和海浪的声音呢。”

 

“你知道风是怎么来的吗?”

 

“书上说,是因为气流的原因。”

 

“我没怎么上过学,不知道气流是什么,但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告诉我,如果你很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努力地吹到他的身旁,所以这就是风了。”

 

听,起风了,终于有一天,我们都变成了各自的风,比一切悲伤都深刻,比一切幸福都长久,于是努力微笑着。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23
  • 2
  • 2
  • 2
  • 14
  • 2
  • 4
  • 2
  • 1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09-22 13:39:12 发布 丨 33267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评论

  • 1#他大舅丶他二舅2017-09-28 08:01117.136.*.*
    请不要拖更,虽然现在人少了,但我每天都在刷着u吧,还有人在坚持,你们也不要放弃!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2#™德2017-09-28 17:1827.224.*.*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
    什么都不说了,擦完鼻涕,收藏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62
评论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