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笑人番外篇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2017年帝都冬天的一个周五夜晚,时间已近10点,在办公室加班写完材料的我,伸了个懒腰,看着媳妇双十一狂欢后快递送到我这的四个大包裹,脑海中挣扎了会,决定放弃经济实惠的地铁,准备打的直接回家。

手提着四个大包裹,原本以为在单位门口略微一等就能找到出租车。但许是因为伴随寒潮一同到来的大风凌冽和气温骤降,平日印象中络绎不绝打着“空驶”信号的出租车却一辆未见。

帝都冬天夜晚的寒风越加猛烈,已在街道等了10来分钟,冻的已然有些寒颤的我赶紧摸出手机,通过打车软件叫车。但伴随一分一秒的流逝,寒风中还在一直哆哆嗦嗦的我却并没有等到任何出租车应答。

“看来今天晚上还真是挺难打到车的”,我默默抱怨了一句,心想大不了周末少吃几根羊肉串,果断点击打车调度费的最高标准,加了20元。

果然,过了不到5秒,手机屏幕一闪,显示已经有出租车应答抢单了。

其实一向有些小气的我不由得有点小心疼那20元,不过既然能够顺利打车回家,总归是件好事。

预约的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我赶紧提着包裹钻进车厢,很惬意的感受到了车内空调的温度,然后对司机说道:“师傅,我约的车,去XX小区,谢谢。”

师傅答应了一声,二话不说,直接开车。

北京的出租车师傅一般都很能聊,我闲来无事的时候也爱攀谈几句。但今晚的我还没从加班的疲惫和刺骨的寒风里缓过神来,决定先舒服的靠在后排座椅上,安静的半闭着眼,准备休息会。

开过大概两三公里,前面一直沉默的司机师傅突然问我:“不好意思,介意我打个电话吗?”

我楞了一下,在北京多年,坐过最起码数百次出租车,有过不少师傅问过能否抽根烟,但询问能否打电话的还确实少见。

我回应了一句:“没事,您打吧。”

师傅道了声谢,然后趁开车间隙拨通了对方号码。因为开车需要双手,所以直接开通了免提。

“三儿,你在家吗?我等会下完活去你家找你趟哈。”

“噢,不在啊,去海南过冬了?没关系,没关系,我就是想和你打声招呼,我这台车不是马上合同到期了嘛,我不打算续了,前年还麻烦你帮我找的公司。这不要撂爪不干了吗?于情于理得和你打个招呼,省得你难做啊。”

“没有难做就好,实在对不住哈。我下个月把车子收拾利落就还公司了,等你回北京后,我们哥俩聚聚。不多说了,我这手头还有活呢,挂了哈。”

挂完电话的司机师傅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接着说话,继续紧盯前方小心翼翼的开着车。

听到对话的我有些好奇的攀谈道:“师傅您不开出租了?”

师傅答应了一句,“是啊,不干了,没办法,赚的太少了。”

“一个月能赚多少啊?”

“我上个月刨去份子钱、油费、还有乱七八糟的,就剩下3600多。”

“啊!那是够少的,一直就都这么少?”我有些不信。

“我这车原来是两班倒,我跑夜班,他跑白班,每天忙活半天,能赚个六七千。后来我那搭档不干了,我这一个人跑全天,经常晚上7点多从家里往外赶,到了城里晚上跑一宿,早上7点多趁着早高峰前拉上活再顺道回家。”

“师傅,你住哪呢?”

“平谷,每天过来得一个多小时。”

“难怪,那每天耗在路上的油费也不少呢。”我知道北京绝大多数的出租车师傅都是远郊区县的。

“谁说不是呢?我在城里也住不起,也找不到那么合适在城里住的搭档。再说了,现在有几个在城里住的老北京,还会愿意开出租呢?”师傅苦笑着说道。

“说的是。”我附和道。

“我这段时间每个月都只能赚个3000多,还没我媳妇在平谷帮人看店面赚的多。昨天我女儿找我要钱,说学校要统一买服装,我都没钱给。我那时候赚六七千的时候,腰杆子多粗啊,闺女找我要钱买啥,我都是说给你钱,买去,爸爸还能赚。我那闺女也懂事,就算这样,也从来不乱买东西。”

“那您不开出租车,准备干啥去呢?”

“还没考虑好,现在不是送快递赚钱吗?就是辛苦点,听说一个月也能多赚点,我自己还有辆本地的车,实在不行跑快车也能多赚点吧。现在找个啥活也不容易啊,我前年找我刚才那哥们帮忙,找的门路才去开的出租,当时还给了他5000块的关系费。”

“尤其是我这40岁上下的,当年高中毕业就出来上班了,也没读啥大学。我现在就是有时候想不通,这日子怎么越过越回去了呢?”

“我现在想法很简单,啥时候能先赚回一个月六七千就好了。省的我闺女好不容易找我开次口,我还得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告诉她,得找她妈拿钱去。”

“哥们,你说,男人活到这份上,该有多丢人啊。”司机师傅说到这里,声音好像带了点哽咽,说完半天没有再说话。

“……”我想说点宽慰的话,但却又不知道说点啥好。

这时候车停住了,我抬头一看,已经到小区门口了。不堵车的帝都其实还是挺方便的。

师傅这时候犹豫着说道“哥们,那20块调度费不用加了,今天车还挺顺的。”

我赶紧回绝道:“已经定好的事,肯定要的。何况这么冷的天,都不容易,我这马上确认,不用客气。”

师傅有些扭捏的说道“那谢谢了哈,本来和你聊了一路,收那20块调度费还挺不好意思的。”

我稍微摆了下手,微笑着示意一码归一码,在手机上点了确认加价30,然后提着包裹下车走进小区。

司机在我背后摇下车窗,喊了句“哥们,谢了哈。”

我回应着用力挥了下胳膊,然后看着已经又打开“空载”信号灯出发的出租车,脑海里突然涌起各种异样的情绪。

这时候无意识一抬头,突然看到了楼上家中早已经点亮的窗户,心中一暖,信步上楼。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翻看过往文章,请关注《笑着》微信公众号——直接搜“笑人”。笑着读者吃货QQ群 348838987,欢迎喜欢《笑着》和《长公主系列》的大家加入!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4
  • 0
  • 0
  • 0
  • 6
  • 2
  • 0
  • 1
  • 1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8-02-12 09:03:19 发布 丨 34888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68
评论
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