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27个年头的那些小事(2)

  继上篇的小事,微微数起来也有些时日。承蒙广大看官的厚爱,诸多美言,这里不胜感激。有些看官提到文中为何用“夫人”一词,这个可是大有来头,在后面我会慢慢叙来。
  首先奉上一小曲,张悬的《儿歌》(上一文中附带的歌曲忘了介绍了,是灰灰的《绿茶》)。一直觉得听点小乐,看点小文章,是一种极大的情趣。就让它牵引着你,回到记忆的深处,翻阅那一张张泛黄的旧照片……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在记忆里的那些小事之所以精彩,当然都少不了那些固定的主角。

 

  夜宵,对于正在减肥的人士来说是大忌。但对于生于南方的我,觉得夜宵是何等的一大享受。本家的老夫人,患有胃疾,只能少食多餐,每到晚上10点左右,便嚷着要吃夜宵,无论春夏秋冬,天天如此,比那天气预报还准时。从而唆使我帮她买去,我一开始是老大不愿意的,但是看在附带一份香喷喷的馄饨面上,也就提着那铝制的饭盒,穿着老爷的大拖鞋(不知为什么小时候总喜欢穿大人的鞋到处疯跑),叭嗒叭嗒地朝街头走去。街头有一馄饨西施,人如其名,生得圆润,笑声分贝响彻整条街,不知是不是成正比,她的生意一直很红火,不过说实话她的馄饨在当时在那一地带来说算是品牌。之后就发展了很多小吃,有清补凉啊、豆腐花、绿豆粥、汤圆、米粉之类的,都是很美味。呃~ 具体的就不说了,因为已经开始滴了……老夫人吃的少,份量是5个馄饨,不多不少。一般来说,一碗是12个,这5个不好算价钱,本是不卖的,但是后来碍于街坊邻居的面子,西施采取了一个有效的办法给解决了,那就是——累计,按个算,这也成??!!!所以就这样我们家天天来棒场,熟络之后,偶尔也可赊赊账(当然之后肯定是本家老爷来结账的),或偶尔还可以多喝几碗面汤之类的,基于这些特惠我是很乐意的。

 

  西施有个让她很是头疼的儿子,生得面黄细瘦,不好学,总是逃课,与街头小混混一块玩闹。有一次还真闹出大事了,打了架,手指头被人砍掉了一段,没有找回接上,所以一直短着。他还以此为荣,显摆着去吓唬街里的那些小孩,有的还吓哭了。小孩的家里人肯定是不依的,后来找西施理论,西施低声下气地给人赔礼道歉不是,在后屋打骂完儿子,抹着眼泪继续出来做生意。一次被我偷偷看到,回家告知老夫人,老夫人只叹了一声说道:“这就是作孽啊,也就这造化了。”听得我云里雾里的,只是一想到那断了的指头,一直很是后怕,后来他们不知去哪里给弄了个金属指甲套给套上了,尖尖的指甲盖,活像当年慈禧老佛爷的指甲套,只是没有那么华丽罢了。再后来就听说西施的儿子吸了毒,戒不掉,难受的过了。(编者:去世了?)年仅20岁。

 

  最近的影院的暑期档都是欧美大片,现在经济条件允许了,好多人都喜欢跑到电影院里看电影,冷气吹着,影片看着,可乐喝着,爆米花吃着,甭提多惬意了。然而回想起有生以来看的第一场电影,是否都还记着呢?

 

  本家的对面住着一位老婆婆,大伙都叫她阿祖。街里人都对她很尊敬,但她不大喜欢跟人打交道。听老夫人说,她没结过婚,没有小孩,跟她从小带大的侄子一块过。侄子很出息,做了生意赚了钱,娶了老婆,盖了房子,叫她一起享清福了。但是阿祖似乎不这么想,依旧看她上集市卖花生,别人都说她是劳碌命,不知享福。阿祖反倒淡淡地说:“很多人都喜欢跟我买花生,我不卖了怎么成?”本家老爷子很赞同阿祖的说法,说阿祖这样才是生活。因此当家里没人照顾我的时候,老爷子总喜欢把我寄放在阿祖家。阿祖家很大,至少当时的我看起来是这样的,人却很少,白天她的侄子和媳妇都不在家,所以只有她一人,因此显得格外的清静,走在回廊里向天井(就是有回旋楼梯的房子中间会有一个露天的天窗)说话还带回声的,屋里摆放很多奇妙的东西,极度引起我的好奇心。我的到来阿祖自然十分喜欢。阿祖让我随便喜欢拿来玩。但唯独他侄子的房间总是紧锁着门,是不让进去的。但有一回好奇心的驱使,透过玻璃窗口的窗帘看到里面的装饰,全是粉色的一片,好有童话般的感觉。心想甚好的地,怪不得不让进呢!阿祖教我晒花生,剥花生,剥得好自然有奖励,那就是好吃的甜甜的花生糖块。阿祖还给我讲一些戏剧里面的故事,虽说有一部分是老夫人给我讲过的,但是从阿祖的嘴里说出来的故事,更是有趣些,很是奇怪的。阿祖眼睛不大好使,戴着眼镜,不知是不是老花眼,但有一次我偷偷地试戴了一下,天昏地暗的有点晕眩,和老爷子的眼镜不一样,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奇怪的玻璃镜。听夫人说阿祖的眼睛好像是开过刀的。每次做针线活的时候都看不到针眼,没法穿线,因此都找我代劳。但不知为什么每看到阿祖那半挂着的眼镜,和眯成缝的眼睛,紧嘬着的嘴巴,专注着穿线的样子,总是觉得很好笑,活像动画片《小龙人》里面的鹦鹉婆婆。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阿祖家里有一台录像机放黑胶磁带的那种,而里面永远就只放一部电影。那就是早些年间琼瑶阿姨的电影《梦的衣裳》,主演都很大咖,有秦汉、钟镇涛、吕绣菱、归亚蕾等。这是一部言情电影,琼式风格电影一向都很虐的,这个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在当时对于我这几岁的黄毛丫头来说,那就是浮云级别的电影,只是看着里面的女主角姐姐很漂亮的一说。漂亮的姐姐穿着淡蓝色的裙子拿着一把吉他在山林小溪边清唱,想想都很美。阿祖每次陪我一起看都会肴有兴致地跟我解说一番,可我都似懂非懂地看着,但说完她就忘了,所以每次来阿祖家,阿祖都说给我看一部好看的电影,但看的都是它。曾有一次我忍不住跟阿祖说“这个已经看过了”,阿祖瞪大眼睛惊疑地说:“怎么会,我没放过给你看啊,你一定记错了,不是这部吧,这部很好的……”等等的又开始饶有兴致地往下说了。我晕!我基于不忍打击她的积极性,一直保持着热衷的情绪看着,以至于后来影片的每个情节每个对白我都记得一清二楚。阿祖还在本家老爷子面前总夸我看电影很专注,但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得太明白。然而这竟是我看的第一部电影。

 

  电影没看明白,但是小说倒是看明白了。为什么说我对我看的第一部电影《梦的衣裳》那么情有独钟,那还得归结于我的第一个家庭教师。

 
  算是我的家庭教师吗?不确定,那是夫人给大小姐请的,我算是一旁顶多一陪读的。大小姐其实是个聪明的人儿,但是就是对数字不敏感,这一点是在我的一次家庭作业中真正领会到的(那时碰到一道不会的数学题,故找大小姐帮忙解题,结果成绩下来,得了个很圆满的鸭蛋,评分理由:如此高深的解题方法不在教学范围内! 我勒了个去~~)。中考在即,大小姐数学亮红灯,家里夫人大急,忙着张罗着给大小姐请家教,那时在家里这算件大事,途中更换N名,换得比洗的还快。因大小姐的数学丝毫未见起色,所以都不甚满意。之后听街坊邻居叔叔阿姨姑姑婶婶的相互介绍,正儿八百,搞得跟相亲似的,找来隔壁家的才女来教。此才女可是真材实料者,芊芊文雅之人,老夫人甚喜欢,叫我们两丫头以此为榜样,好好跟人家学学。才女好写诗,据说登过报,出过书。那时倒是这有看到她写诗,排版格式很讲究,但可能当时太小了,就是有点看不懂,不过还挺押韵的。因此她教我们写作来着,而且还因材施教,带我们去户外撒欢去,当然回来是得写“玩”后感的。虽然这个与夫人的初衷有点不符,但大小姐的数学成绩却是有大改观的,这个值得欢喜。才女也有些收集,如歌曲磁带,她是张国荣的忠实Fans,她屋里的柜子上全是他的磁带,记得有一次跟我们说起张国荣的电影《夜半歌声》来,绘声绘色,感觉气氛有点阴深深的恐怖,我觉得她更适合去当说鬼故事的电台DJ。如今想想,有可能我后天喜欢看恐怖片的爱好是由她启发的。再者就是小说,她的书架上有好多不知名的作家的小说。《梦的衣裳》就是其中之一,这是我看的第一本言情小说,写得和电影里面的故事一样,但是总觉得写得更精彩些,尤其是把电影里的人物套上小说的情节,脑子里就像是在演电影,却比单看小说来得生动了。她说她很喜欢琼瑶的写作风格,她说她和琼瑶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微妙同感,说的时候眼里泛光的表情足以证明。她常常喜欢在下雨的天坐在窗台下,听着张国荣的歌,看着琼瑶的小说,喝着新进的绿茶…… 何等闲情雅致!此时可以定格成一幅画面。这不就是活脱脱的一个琼瑶女主角嘛!

 

(待续……)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1-07-12 16:12:29 发布 丨 12948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文章
8
评论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