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节奏】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为什么会一直在这里“厮混”?


其实是习惯了,习惯在每天下午六点半左右掏出手机刷一下新帖子,就像每天早上六点半左右起床挤牙膏刷牙一样。 

 

01

 

缘分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就像一辆刹车失灵后向你驶来的车,你早走一步晚走一步都不会被迎头撞上。

 

如果说这些年我的生活中遇到过的最靓丽色彩,那么就只剩有意思吧了,尽管我知道,最终它也会像我那些年遇到过的那些靓丽色彩一样消失无踪。

 

初识有意思吧是因为一个女孩,她指引我到这里来,我却从来都没有在这里发现过她的踪影。

 

2011年,我正在准备考研,每天坚持在图书馆看书8小时以上,认真如一,就算分心入迷的时候写小说,也不会超过7个半小时。那段时间在图书馆关门以后,我还坚持绕着学校体育馆跑几圈,过着单调而规律的生活。

 

直到有一个昵称叫“秋雾弥冬”的女孩加我的QQ打破了这种规律,好像她的朋友都管她叫娇爷。娇爷说QQ号是问别人要的,想知道写出《风信子》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娇爷说的《风信子》是我写给我的结拜老姐的, 老姐的22岁生日,好多朋友都给她写诗,关于花的诗,借花言情的诗,她把那些诗整理成集,取名《花事》。娇爷的姐姐也写了一首《独忆金盏》,娇爷却说更喜欢我的《风信子》,尤其是那几句:弥香满溢的风信,色彩斑斓地轻吟。蓝的高贵浓郁,白的恬适沉静,红的感动心怀,黄的幸福环萦。而我们都是浅淡的紫,轻柔似你的气质,忧郁如我的眼神。夜越黑,越清醒。

 

02

 

我姐就是这样一个人吧,很少对什么东西动情,一旦动了便掏心挖肺。她的QQ空间签名从我认识她以后从未更换过:LEY,一片未被开垦的荒地。

 

她说:“我曾在拒绝别人的爱意后放声哭泣,因为我看得太清楚,有些尘世的幸福我是无福消受的,我需要的只是一片辽阔的草原。我需要等到一切刚刚好,包括等待的时候,我的爱情就会以一种独有的方式降临。尽管这一切在此前只存在我的怀想中。”

 

那时,我无法真正走进我姐的世界,身边的很多人都以为我了解她。

 

我和娇爷聊天,最初的话题大多都是关于我姐冷艳高贵、绝望清醒的状态,或者就是关于青春梦想、未来规划这样的正经话题。

 

话题慢慢变得不正经是在逐渐熟络之后,我始终觉得装逼的话题都是故作姿态,家长里短生活琐碎才足以见真感情。所以我和她有时聊到凌晨一两点的那些话题,都琐碎得拼不出什么形状,零散得只能勉强记起一些了:她偶尔打酱油的时候也会失眠,她讨厌挤公交,她的厨艺还不错,她喜欢欺负她姐,她会在冬天的早晨跑步锻炼,她希望她生日可以收到一大箱津威……

 

后来,离考研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上网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少,没再怎么和娇爷联系。狗血的考研季,她的出现给我暗淡无光的生活染上一些色彩,就像是不小心画在白色衬衣上的一笔,需要反复揉搓才能弄干净。

 

可现实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情的发生,总让人措手不及,有很多的人的匆匆路过,总让人深感遗憾,或者留下无尽怅惘。终于,在朝思暮念间,你逆着时光的风,跋涉天涯的行距,追寻梦的方向。沿路而去,露水打湿了你的衣衫,风月缠绵着你的情思,几瓣尘缘于时光的搁浅里,正好迎上,你温柔的念想。

 

又过了几个月,我再次和娇爷聊天,我像往常一样问她“在干嘛”,她没有问答“你猜”,而是发了有意思吧的网址给我。


03

 

初到有意思吧,仿佛跋涉在荒漠太久遇到了一片绿洲,那段面临毕业又不想表现纠结的时光,很适合在这里读读文章,听听音乐,看看图画。

 

在U吧最初接触的人是还叫何夕的何以夕,当时《再见了,单纯》还在连载,我在翻完U吧“成长发展”的帖子以后便想要成为U吧编辑,于是找到了何夕。我十分谦卑地表达我的诉求,她很耐心地给我讲解什么是编辑,编辑都要干些什么之后,便给了我主编武三的一个QQ号。我万分虔诚地加了那个QQ号,把经过反复校对后的说辞发给武三,遭到的却是无情的拒绝——“我很忙,有空再联系。”(53:啊啊,难道“我很忙”前面没有加上一个“不好意思”吗,难道不是“有点忙”吗?)

 

在被拒绝的那段时间里,我依然上U吧,那种霸王硬上弓式的强上。并在那段时间里翻看了武三的大部分文章,还无意通过链接找到了他的个人网站,想从中了解一些他的喜好,看能不能投其所好。当然如果需要以身相许,我打算就此作罢。(53:您辛苦了……)

 

不过后来奇迹发生了,武三居然又给我回复:“前段时间很忙,现在可以和你谈谈了。”

 

我万分激动却又小心翼翼地和他说话,生怕轻易就被他看穿了我涉世未深、认识浅薄的一面。对比后来在群里肆无忌惮地黑他的那些用词,真觉得那时的自己又怂又菜。再后来,我就认认真真地做起了U吧“实习文字编辑”,这样的认真大学里用来对待过一份感情,现在正用来对付我的第一届学生。

 

我大学的舍友曾说过,男人的精液一生只有5大瓶(大概2L装吧),用完也有没有了。我觉得,男人的敬业精神大概也这样吧,认真的劲一生很难用在超过5样的事上。我看着“成长发展”里那些前辈们描述的与U吧的相遇,温暖而令人动容,我不知道前辈是否也有过和我一样的谦卑。成长就是这样吧,经历过的人都只觉可笑,可贵地微微一笑。

 

那些我还没来得及认识的前辈们的一一隐退(53:其实还有回归),像是我所经历过的那些一场又一场的告别,那些告别,只有苦涩。就算后生可畏,终究也会成为过去人,就像2011年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的区别。也许有一天,如果我这辈子还找得到对象的话,我也会给儿子甚至孙子说自己小时候的事,唠叨着说咱老家的小村子,村南有一条小河,河里有水,孩子们常在里面游泳抓鱼。村西有个山丘,山上有大片树林,树林里有兔有鸟还有狐狸和刺猬。每到傍晚,袅袅炊烟,飘在蓝色的天空,那景色可真美啊……


04

 

普希金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终将成为亲切的怀恋。戴望舒说,一切好东西都会永远存在,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有一天会像花儿一样重开。

 

只是,现实不如诗,就像生活不如《新闻联播》一样。现实里,很多的事都会过去变成故事。而这些故去了的事,有的被埋葬,有的被风干,有的被遗忘。为什么儿时的一些美好回忆,被现实冲洗得只剩疲倦?为什么昔日的一些好友,变成了现在的路人甲?怀恋或许会有,重见轻而易举却遥遥无期。

 

我在U吧的一路走来,生活的状态和脑中的一些既定想法,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管是读过我文章的那些读者,还是我校对过文章的那些作者,有很多都在慢慢地淡出,慢慢地不再发帖,不再互动。字句干净得一尘不染的Jimmy,喜欢在梦境中编织故事的闲花淡淡春,为了画画事业自己租房下厨的王一凡,他们去了哪儿?老淳Mr。Z崔小可悍客罗,还有没有继续写他们的故事?那些说过喜欢我的文章小说,要看我写完青春故事的人,是否也举步维艰地为生活奔波忙碌着?以及最初把我带来这里的娇爷,应该是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吧?

 

仔细想,我们每天都在告别,经常都要永别。告别和永别,实在是太平常的事,几乎就是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告别和永别了的人和物,也许并不等于消失,也许它们只是沉积在时间的淤泥里,暂时不被注意罢了。只要你愿意,还可以找到它们,供你无聊时伤感,让你奋进时欢乐,使你忙碌时停歇,睡梦里遗忘。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谁都不能挽留住一个时代,人们只能在回忆里追怀。匆忙着追逐生活,疲惫了只想停顿一下,用单纯温暖自己,用回忆铺设未来,直到那一天撒手而去,回归尘埃。
     

惟愿时光不老,惟愿U吧永在,我们不散。

 

(53:在我看来,有意思吧就像一个手工作坊,我们的编辑和作者用某种情怀书写或分享一篇篇文章,就像打磨一件件手工艺品,并在同时找到一种内心的节奏,尽管现实的脚步常常匆匆。在如今的互联网大环境下,这样的定位明显有些固步自封的意味,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但我知道这是内心里的声音,尽管它常常被很多喧嚣遮蔽。那些已经离开的人,那些一直都在的人,那些再次回归的人,也祝大家都听到内心的声音,拥有自己的节奏,不论时光或新或老,不论你我或聚或散)

 

PS:大家,我是衷曲无闻,都出来说句话吧,让我知道你也一直都在。)

 

(本文为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 5
  • 0
  • 0
  • 0
  • 1
  • 0
  • 0
  • 1
  •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3-12-15 19:58:15 发布 丨 31960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本站荣誉 ≡
有意思吧签约驻站作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46
评论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