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可以失去爱情

以前我是一个很听话的学生,老师说上高中期间不能早恋,我乖乖的不再早恋。到了大学见到了各种奇形怪状,鬼斧神工的女生,我才深深的后悔没有把高中的那个胖胖的同桌追到手,毕竟她对我也有意思,要不那次考试的时候她怎么老对我抛媚眼,暗送秋波呢?我一直认为她是喜欢我的,当我去吃回头草的时候,她才老实说当时她和那边的同学商量好,眨一下眼睛选A,眨两下眼睛选B,依次类推,并没有勾引我的意思。在我诅咒她得角膜炎的同时,我知道了我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那种感觉就象唐僧失去了孙悟空的感觉一样。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直到有一天,我从食堂一个看起来清瘦的厨师那里打了一份面条,吃着吃着就觉得嘴里有香香的,韧性很强的东西,暗中窃喜,毕竟我要的是素面条,而这里居然有牛肉条,赚翻了。在嘴里咀嚼了三分钟零八秒,我不得不依依不舍的把那东西吐了出来,一边慨叹:“今天的肉又不新鲜。”但是我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愣住了,干净的桌面上只有一个咬变形的过滤嘴烟头。我愤怒的端起饭碗去找那个瘦猴伙夫.

以前我是一个很出色的厨师,师傅说如果可以把萝卜做出肉的味道就出师了,最后我把肉做出了萝卜的味道,老师一边吐血一边把我推荐到这所大学里当大厨,临行前诚恳的交代我:“其他都不要紧,只要不放错调料,味道好坏无所谓,那些学生只会骂学校。”塞给我的一张纸条上写下了切记不能放入的调料“蟑螂,苍蝇(野生的不算),老鼠粪便,工业盐,砒霜…”本来志向高远,只想给小布什做饭的我不得不来到了这里,但是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的真爱,外面洗盘子的小芳。在我心目中她是那么的美丽,蓬松的头发上带着的一两根面条显得那么的富有韵味,还有那随风飘来的葱花味简直让我着迷。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我用心的做好一盘红烧肉给小芳端了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她和送青菜的司机小李拉拉扯扯,态度暧昧。我的心犹如盘中的红烧肉一样,通红通红的在滴血,再看窗外,大雪纷飞。几日来,我茶不思饭不想,为伊消得人憔悴。昨日,你在我面前还媚媚的一笑,让我手一抖,多给了你半勺排骨。几天来,我的体重犹如拖着黑烟的飞机一样直线下降。今天,一个长着和我一样倒霉脸的学生过来要了一份面条,我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不好好上学只想谈恋爱,但是又没有人爱的家伙。一边给他下面条,一边偷偷的看着那边的小芳,但是我又看到了她温柔的摘掉小李头发上的一片青菜叶,我是妒火中烧,恨恨的骂了句:“狗男女!” 嘴里叼的烟头准确无误的掉进了面条里,还好,我没有发现。五分钟后,那个倒霉鬼端着面条找了过来,他非要说面条里有烟头,我说烟头又不是不能吃,然后我们俩打了起来。以前我是一个很厉害的司机,曾经一个人开过手扶拖拉机,绝对没有让人扶。那时我和临村的艳丽是乡亲们都说般配的一对,就在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一次带着她出车时停下车忘记了熄火,她不小心碰到了油门,之后的事情一切顺利,一个月后她成功的换乘了另外一样交通工具――轮椅。为了给她安假肢,我要拼命的挣钱,我来到城市给这个学校送起了青菜。但是我没有想到那个洗碗的小芳居然会爱上了我,还经常把一些并不好吃的红烧肉送给我吃。有时我会把红烧猪蹄打包带回去给艳丽吃,乡亲们都经常说吃啥补啥的。直到一天,艳丽在我捎回去的红烧猪蹄里发现了小芳写给我的情书和两张电影票,据说是讲什么“特洛伊木马”的,艳丽把猪蹄扔在了我的脸上,大骂道:“你去找你的木马呀,不要来找我这个轮椅。”失恋的我又来到了学校食堂,忽然听到一阵争吵打斗的声音,我抬起头,看到总是对小芳阿谀奉承的厨师手里拿着勺子和一个手里拿着饭盒的学生打了起来。那个学生看起来非常虚弱,本来指望看到一场世纪拳王争霸赛的我只看到他被一勺子打翻在地,我有车,所以把他放进了菠菜堆里,带他去了医院.

以前我是个合格的医生。在我心目中医生只有两种,合格的和不合格的,能把死人治活的和能把活人治死的。我爱上了自己的助手,那个经常给大人打针也能把大人打哭的小护士虽然从来没有正眼看着我,但是我每天还是情不自禁的去看她两眼。我曾经用关爱的语气探听她的虚实:“小张啊,你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公呢?”小护士眼皮一翻,小嘴一张,说:“没有一百万,别想!”我一边擦汗,一边在心底默默的算到底离她的目标还差几个零。就在我省吃俭用的向一百万进军的时候,一辆宝马开进了我们医院,小张激动的连病人屁股上的针都没有拔掉就冲了出去,一脸兴奋的坐进了宝马,张扬的离开了。我并不知道这只是旁边修车部那个一脸麻子一身机油的阿强在试车而已,我悲伤的对天怒吼:“苍天呀,救死扶伤的主啊,求求你怜悯怜悯我这个苦命人吧!”此后的几天,我恨拉走小张的宝马,我恨拉来石子的黑马,我甚至恨那个腰间盘突出的姓马的病人和那个长着一张马脸的扫地阿婆。愤怒蒙蔽了我的心智,这几天频频出错,昨天来了一个19岁的小女孩,我诊断后无奈的摇摇头说:“现在的小姑娘都跟小张似的,太开放了,小小年纪就怀孕了。”下午小姑娘的七大姑八大姨堵住了我的门口,原来她只是长了肿瘤。今天,别人送来了一个一身菠菜味的学生,听说是被人打了。我看了一眼,他满身通红的躺在那,我怀疑是失血过多,马上按铃说:“准备手术!”他马上跳起来拉着我的手说:“医生,我没事,用不着手术吧。”我定睛一看,原来他穿着一身通红通红的衣服。他说他想回学校休息几天,治疗一下失恋的伤口。我仿佛遇到了知音,同情的为他开了请假条.

以前我是个很不善良的老师,经常被学生说我喜欢体罚他们,我今天刚刚被上头警告过,再被学生投诉就要被处分了。其实我也想对学生好一点,但是一直以来我的爱情从来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上个月刚被一个曾经说过爱我一辈子的女孩给甩了。那个女孩临走时依依不舍的对我说:“老师,我说那话的时候才上初中,还不到年龄,我好像不应该为我说的话对你负责吧。”我强烈的反对早恋,现在的学生应该经得起磨炼,就如同我,失恋犹如家常便饭。我就是一个园丁,专门培养那些祖国的花朵,当花朵成熟后,没有一朵是属于园丁的.

今天,一个我最欣赏最听话的学生送来了请假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此生犯有心脏病冠心病脑血栓十二指肠溃疡…….”我的手在颤抖,这哪里是请假条,这简直就是宣判他死刑的判决书,为什么不早恋的孩子要遭受命运这样的摧残呢?我买了一串香蕉要去看看他

以前我是一个美味的香蕉,别人见了我都止不住的流口水。但是昨天旁边的那个柚子拒绝了我的求婚,彻底的伤透了我的心,我不得不贱卖了自己来离开这个超市,这个伤心之地。我怎么可以被拒绝呢?我怎么可以失去爱情呢?我一定要报复,谁吃我,我一定噎死他! [原始链接]

 

 

 → 有意思吧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 本站荣誉 ≡
最佳忽U青年
文章
29
评论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