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要买火车票,所以心情比较那个……

我为什么支持火车票实名制
作者:louseking
辞职来北京读书两个年头了,去年走得早,买票还算顺利,今年稍稍晚了几天,结果早起两天去车站排队,忍受着寒风和饥饿,却依然空手而归。想着家里的老婆孩子,不得已去找了黄牛。我在北京没熟人,只能先从网络下手,先看各车票网站的转让信息,然后打电话联系,却猛然发现,原来北京有这么多黄牛,而且几乎各个手里都有我要的车票,硬卧软卧都有。怪不得,怪不得。三十好几了,才明白原来车票是很好买的,只要加点钱就行,约好时间地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黄牛虽然警觉,在路边交易,但也没弄得像特务接头似的,我觉得至少算半公开吧。票是到手了,但想着自己无辜耗费的时间跟金钱,一时愤懑,写了一首打油贴在新水木上:

春运买票为啥愁?铁道部长说来由。
一是铁路里程短,几万公里算个球。
二因中国人太多,供需矛盾是主流。
三怨票价太低廉,难以抑制滥需求。
这些都是客观的,神仙来了也犯愁。
部长说话就是油,百姓听了皱眉头。
“啥时解决买票难?”——暂时得等四年后。
“为啥不用实名制?”——这个问题不研究。
“票贩凭啥有车票?”——就凭人家叫黄牛。
“听说你弟判死缓?”——有我罩着不用愁!
群众终于愤怒了,挥着拳头大声吼:
“总算看清这世界,最大黄牛他姓刘!”

结果有人回复说:“老兄你考虑过实名制之后,检票口单人耗费时间从5秒以内扩展到10秒左右的后果没?”感情这里面还有这么深的学术问题啊?连时间都有零有整地算好了,有理有据啊。记得有次聊天时一个小妹妹也跟我说实名制不能实行,其中一条也是检票时间太长,看着她胸有成竹,一脸成熟的样子,倒好象我是愤青,要跟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铁道部代表政府)胡搅蛮缠似的。

说实话,我以前只是听别人说实名制好,也知道铁道部明确表示反对实名制,但还真没好好考虑过实名制到底是什么样,有什么好处,是否有条件实行。既然人家提出问题了(实名制至少耽误检票时间),咱理工科出身,讲究个严谨求实,虽说是首打油,可人家看出你支持实名制了,你就得说出个一二来。所以我想了一个小时(时间可能不长,可谁让咱头脑简单呢,就这点儿认识水平,再多花时间也是浪费),还真想明白了(自我感觉),用中学学过的文词叫“豁然开朗”,以前是糊涂地支持,现在我要旗帜鲜明地支持火车票实名制。
首先,我认为实名制不存在任何技术困难。

1、身份证已经普及,连孩子一出生也都有号码了。身份证信息联网、核对已非常成熟,公安部不是都出了收费的短信核对服务吗?而且二代身份证带有芯片,读取信息非常容易,随着二代身份证的大量换发,读取身份信息将更加容易。

2、火车票凭身份证现场购票,由机构代定、电话或网上预定可不提供原件,仅提供身份证号码即可。这个模式跟现在飞机票购买方式一样,没什么技术难度。

3、火车票上打印条形码(含防伪信息及购票人身份证号码),或者用磁条记录信息(机票已普遍采用,车票成本略提高一点),检票时扫描条形码或刷磁条即可完成检票登车。扫描条形码方式在很多长途汽车站已经采用,条形码不算什么高科技吧?何况现在车票上本来就有条形码。汽车站都能实行,机场就更不用说了,火车站还会成问题?

其次,实名制只需改变检票方式是不会耽误检票时间的,相反会方便乘车。

1、检票时间适当提前,像地铁一样采用多个自动检票通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开一两个),采用条形码(或磁条)扫描检票。如果检票系统设计得高级一点的话,还可再读取身份证信息(能读取二代身份证信息的机器早就有了,坐过飞机、用过自助服务的可能都知道),两者通过机器自动核对(我想硬件软件设计都不难),不一致的话不能检票通过(机器自动报警,检票员可让其到别处接受处理,比如罚款,补登身份信息等),乘客最多是刷两次卡(一次车票,一次身份证)机器读卡时间非常短,地铁刷卡进站需要几秒?就算铁路慢,只要通道数足够,不堵还是很容易实现的。即使有部分车票和身份证芯片出了问题,也可由工作人员对他们单独人工处理,现在北京地铁每天都会碰到这类刷卡错误(比如不会刷卡的人),只要旁边有服务员,不会造成多大麻烦。北京地铁就算奥运期间也算正常运行吧?地铁高峰时是很挤,但检票从来不成问题,真正造成地铁拥堵的得算安检吧,但乘火车的安检在候车大厅已完成,所以检票是完全可以不堵的。

2、机器检票杜绝了假票和无票登车,在上车时就不必麻烦列车员再次检票了,现在上车前列车员还要二次检票,反而耽误了乘客上车时间。检票结束后所有乘客信息都可传到列车上(即使开车后也可联网无线下载,手机都能无线上网了,我想这个不算什么高科技吧)。对卧铺车厢来说现在还要换票,我想铁路的考虑可能是这样的:一是为乘客到站提醒服务,二是弄清楚到底哪些人登车,就可统计出空着的铺位,可以让人补卧铺(这对乘客和铁路都有利,双赢)。如果实现机器检票,登车的人很好统计,空铺位一目了然,换票这个工作就可以省了,不耽误补卧铺。而各铺位的乘客到哪下车有电子数据,也不耽误列车员提醒乘客到站下车。这些都节省了乘客的时间,也可以让乘务员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真正为乘客服务的工作。

最后,采用实名制可以带来其他巨大的社会收益。

1、彻底解决倒票问题,杜绝假票,在运力不提高、供需无变化的情况下,至少可以改善买票难的问题,获得民众的支持,为改善民生、平复百姓怨气,维护社会稳定做贡献。这个就不必论证了吧,大家看看采用实名制的机票有没有黄牛?这个道理很浅显,用脚丫想想就明白了。

2、打击违法犯罪,方便追逃。网上通缉的犯罪分子(哦,对了,现在进步了,叫犯罪嫌疑人)很少敢坐飞机吧?铁路警察们成天在车站东张西望,花费大量体力,死了无数脑细胞,看到贼眉鼠眼,神色紧张的就抽查身份证,撒十天网也不一定能捞到几个小虾米,碰上春节国庆,党代会人代会,就更是累个半死。想想机场公安那轻松劲,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想采用实名制,铁路公安不应该反对吧?想想越来越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越来越觉得实名制真是个好东西。

3、节约人工成本,提高铁路服务质量。看看地铁有几个检票员,机场有几个检票员,长途车站有几个检票员,再想想火车站有多少检票员?检票的时候,马虎起来根本就不查,认真起来瞪着眼看车次、看时间,好像真能看出车票真伪似的,装模作样地摆弄几秒,又耽误不起时间,其实就算瞪成斗鸡眼,几秒内也很难分清真票假票。要是有了实名制,车票真伪一扫即知。还有上面说过的省了上车查票,省了换卧铺票,省了铁路警察事儿等等,都是节省人工的。当然,我不是说让人家都下岗,而是省出时间干真正需要干的事,这样服务自然提高了。
4、便于处理突发事件。还记得非典时广播电视发通知找某次列车某车厢旅客吧?费了多大劲儿啊,可航班就省事,原因无他,航班采用实名制而已,找起来容易。说得不好听点,要是不幸碰上恐怖事件或事故,确定乘客身份找家属也容易啊。

等等等等,好处应该还有,咱知识面窄,水平有限,就只想到这么点儿。。

上面是咱用大脑左半球总结的,下面由俺的大脑右半球作为新闻发言人,欢迎大家踊跃提问。

这位看官说了:“坐个火车也要实名制,还有没有隐私啊?要是身份证丢了怎么办?小孩没办身份证怎么办?还不让坐火车了不成?”看官您先别急,隐私这东西说起来是不小,可您想,坐飞机要身份证吧?感情人家坐飞机的主儿都不怕暴露隐私,您坐个火车就怕了?至于身份证丢了、没办的时候坐火车咋办,我建议铁道部去民航局考察调研一下,看看人家是怎么处理无身份证者坐飞机的问题就成,反正都是政府机关,又都在中国,不用出国,不会出现什么清单啊、滞留不归的问题,方便、安全。

那位看官说了:“检票还搞那么复杂的电子系统,什么刷卡扫描的,农民工会用啊?准备进城探亲的大爷大妈会用啊?”看官您还真别小看农民工,地铁我常坐,虽然也偶尔碰到过有人因为初次使用检票系统遇到麻烦的,但我还真没见有农民工兄弟因为搞不定检票系统,坐不了地铁的。大爷大妈倒确实是问题,可不是还有检票员嘛,这个时侯正是他们提供服务的时候,合着拿着钳子在票上咔嚓一下才叫服务啊?

这位看官说了:“火车票比机票紧缺得多,所以存在倒票的利润空间,两者没有可比性,票贩子还是会借用、冒用、伪造身份证号码买票,实名制解决不了倒票的问题。”看官稍安勿躁,听我细细道来:我承认铁路运力紧张,人多票少,不过大家仔细想想,好像每年想回家的最终都还是回去了嘛(不排除少数倒霉的回不去),除了天气原因造成的延误,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人因为买不到票回不了家,只不过很多人的购票途径不得已从正规渠道变成了黄牛。这就说明运力还没有紧张到像现在这样一票难求的地步,恰恰是很大一部分一手车票没有卖给需要的旅客,而是落到了黄牛的手里。至于黄牛伪造、借用身份证买票,那分两种情况:伪造的号码根本通不过系统认证,所以应该是买不到票的(参见民航、银行)。借身份证?黄牛成天买票,倒卖那么多票,能借到多少身份证?就算搞到了,难免会重复使用,比如某张身份证同一天购买了两张以上车票,同时在两地购票等等,跟真实的购票需求明显有区别,现在全国联网很容易,只要设计个分析软件稍加分析,那些借用的黄牛身份证就现形了,每年铁路公安不是费很大力气找黄牛吗?现在好了,有了高科技,进入信息时代,抓黄牛容易多了吧?把可疑身份证拉个黑名单(跟机场、海关类似),黄牛再用假身份购票时,不在场订票就拒订,当场买票就当场抓。相信这样以后,黄牛会越来越少,也没人敢把身份证借给他们。

那位看官问了:“万一我的身份证被票贩子盗用,进了黑名单怎么办?”我问你手机卡被锁了怎么办,你肯定会说“上营业厅解锁啊!”对啊,发现身份证号码被盗了,进了黑名单订不了票了,找车站啊,核对身份无误,相信他没理由锁你吧。铁路如果想把预防做到前头,为防止身份被盗用,可以设置个人购票防伪信息,再设置个订票密码,不怕麻烦就每次订票均需输密码(像银行卡一样),嫌麻烦就设置居住地、常用区间或车站等等(像电话的亲情号码一样),超过这个范围订票、超过次数订票再使用密码。当然这是我能想出来的笨方法。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中国比我聪明的人多了,相信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这位看官问了:“我买了车票,万一碰到特殊情况走不了,想把票原价转让,现在很容易,如果采用实名制,就只能退票,得损失退票费,那我不就亏了?”我说这位兄台,您一年才能退几次票啊?这点钱也斤斤计较?感情出得起给黄牛的钱就出不起退票费?您要是真舍不得银子,应该去劝铁道部取消或降低退票手续费,而不是反对实名制。

那位看官说了:“没有黄牛,你就得大清早去排队买票,你排得过民工吗?人家可是头天晚上带被子去的。到头来你还是买不到票,还不如花两个钱图个方便,就算黄牛替你省了排队的劳务费,虽不合法,但合情理。你不是也排了两天没买着吗?要没有黄牛,你回得了家吗?”看官您觉得票贩是方便群众的老黄牛,我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恩将仇报,过河拆桥是吧?我不得不说,看官您错了,我觉得您这属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懂?我也不太懂,您自己上网查查,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我觉得您被地主虐待惯了,给您口饭吃就高兴的不得了,觉得要是没地主咱连饭都吃不上。后来翻身农奴把歌唱,发觉其实没地主也过得挺好嘛。所以我还真不念黄牛的好!要是没他们倒票,我根本就不会排队也买不到票!票是紧张,但还不至于紧张到现在这个样子。炒房号的见过吧?房子好像紧张到没有房号就买不到,其实就是房虫和开发商联手做的局,房子就算紧张,也不至于没房虫就买不到房子!退一步讲,就算我真的排队买不到票,那也是在公平的基础上,我心里服!当然您要是就愿意买黄牛票,周瑜打黄盖,我也不拦您,您就别跟我这儿掺和了,谁让您有钱呢?

这位看官说了:“你是想让铁道部把所有的票都拿到窗口去卖,实名制购票是吧?现在人家还有些自留票额,我有个急事,一个电话票就有了,实名制以后可能就不方便了,耽误我行程,老子不爽,坚决反对实名制!”一看这位看官的架势,就知道跟咱不是一个社会阶层的。咱也理解铁道部其实挺苦的,虽说是个垄断部门,可也就剩下车票这点儿利益了,真逼他把所有的票都公开透明地拿到窗口发售,没预留了,没黄牛了,不是让人家喝西北风啊?所以该留的票额还是让铁道部给您留下,不然您来个电话要两张票,可能还真就耽误您工作了。咱也没指望铁道部把所有的票都拿到窗口去卖,只是希望他把原来给黄牛的那部分放出来就行。咱也不敢冒着让您反对实名制的风险去追求什么绝对公平,更没想在所有领域都实现什么人人平等,那太理想化了,咱没那么幼稚。

那位看官又说了:“你说的那么花哨,想没想过那么多机器得多少钱啊?铁道部穷得都快当裤子了,哪有钱干这个啊?”看官您还真别担心钱,您把铁道部小瞧了,这不人家刚报了计划投资几万亿修铁路吗?购置设备的钱跟万亿投资比起来,是毛毛雨吧?我可没听说哪地方有钱修地铁没钱买检票设备的。再说了,现在不是讲拉动内需嘛,感情修铁路才叫拉动内需,购检票设备就不算?

这位看官急了:“别糊弄我了,你说的电子检票太复杂,设备投资太大,俺们真没钱,买不起。再说二代身份证也不是人人都有,到头来还得人工检票,所以检票时间是短不了的,俺们还得增加负担,春运时肯定堵得一塌糊涂。现在根本就实现不了实名制,你那是纸上谈兵,异想天开!”这位看官看来是铁路系统的。我要说的是,上面是我设想的理想实名制,是最高目标。咱也明白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咱可以摸石头过河,先易后难嘛,听我给您讲一套现有条件下,可立即实行的简化实用版实名制方案,保证一点儿都不麻烦。第一步,凭身份证购买车票,车票上打印身份证号码,电话或机构代为订票后取票必须要凭身份证(这跟机票方式一样)。第二步,检票登车时不必核对身份证,这样就不会增加检票时间,不会增大检票时的拥堵。第三步,列车运行后,乘务员在车厢查票时再核对身份证,如果两者票证号码不对应就罚款。罚款比例可以参照假学生证的罚款比例,罚他50%,狠一点儿的话就100%。铁路部门有了这个收益,应该是有热情的查身份证的。乘务员要是还觉得累,调动不起热情,可以比照调动警察罚款热情的方法,给个提成嘛。这个方案跟现行方案比较,只是在购票和车上验票时多了个身份证查验,买票是必经环节,而车厢里检票目前也基本是个必经程序,所以核对身份证并没有增加环节数,仅仅是这两个环节略微多用了点时间而已。对买票来说,查个身份证的时间跟排队时间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车厢查票时,因为每节车厢都有乘务员,列车运行时间起码有几个小时,就算检查得慢一点也不会影响乘客的旅行。这样的话,如果买黄牛票,就将面临大笔罚款,黄牛票的实际票价变得很高,人们买黄牛票时就得掂量掂量,买硬座黄牛票,加上黄牛的利润和罚款,这价钱肯定够买卧铺的了,买卧铺黄牛票的成本估计够坐飞机的了,大家都不傻,这样一算,黄牛票的价钱就是天价了,价高市场必然萎缩,我想黄牛不会降价促销吧?所以黄牛票很容易砸到黄牛手里,按现在的退票手续费,还偷鸡不成蚀把米。一来二去,黄牛的盈利空间也没有了,甚至可能亏本,风险还那么大,谁还当黄牛啊?您看,只需票面打印一个身份证号码,什么都不变,就算没有更多的好处,起码解决了黄牛问题,您说这个主意还不错吧?这个方案连设备采购都省了,最多重新设计一下票面,加个号码而已。至于拿身份证购票给乘客带来的那一点麻烦,与取缔了黄牛给旅客购票带来的方便相比,明显是利大于弊的。相信群众在接受银行要身份证的洗礼后,是有觉悟接受拿身份证买火车票的。这么简单的实名制,实行起来没什么难度吧?

那位看官笑了:“幼稚了吧,你以为印个号码就能解决黄牛票?铁道部要是把票扣下一半不卖,你在窗口就是买不到票,要买就得通过某些人、到某些地方才能买到,到时先交钱(当然得加点辛苦费喽),然后再用你的身份证出票,这样还不是跟黄牛票一样?这样的票你核对身份证能查出来吗?”这位看官看问题深刻啊,确实如此,只要铁道部想当大黄牛,那我等小百姓哪里能拦得住。只要铁道部想维护其部门或某些人的特殊利益,那黄牛票是绝不了的,无非是换个形式,简单的实名制最多是把大黄牛逼到台前而已。不过这种情况下,大黄牛的身份不是不打自招吗?那可得掂量掂量喽。

那位看官又说了:“铁道部就算实行了实名制,自己也洁身自好不扣票,只要在检查身份证时睁一眼闭一眼,黄牛票还不是一样畅行无阻?”您这位看官就是犀利,看问题入木三分。铁道部作为负责单位,实名制全靠他来推行和维护,他不实行咱还真没法子,就算迫于其他压力勉强推行了,心不甘情不愿,实行起来敷衍塞责,阳奉阴违,实名制也不能起到真正作用。要是铁道部心善,存心不想断了黄牛的财路,那就跟不实行实名制一样,真要那样,实名制也就名不副实,名存实亡了。俺也承认,实名制解决不了这种问题,就像党纪国法也管不住腐败一样。

这位看官不乐意了:“你的意思是怀疑铁道部为了自己的私利跟黄牛穿一条裤子啊?这可是污蔑国家机关,污蔑国家机关就是攻击政府!”看官别扣帽子啊,我就是打个比方,对铁道部没怀疑,连半点儿评判讽刺的意思都没有,更别说污蔑了。我一向认为,就算有铁路内部人员参与倒票,那也是极少数的害群之马。俺坚决认为铁道部是一贯英明正确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符合三个代表精神,体现“以人为本”,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是深刻领悟“八荣八耻”,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纯属杞人忧天型的。

那位看官冷笑了:“别狡辩了,你上面的打油诗敢说不是讽刺铁道部的?而且矛头还指向部长大人,当我们文盲啊?”这个……看官英明。当初写打油诗时是激动了点儿,您不可能是文盲,俺是文盲(不,半文盲,能写字不能算文盲),所以才写打油诗嘛,不然就写代表提案去了。打油诗,俺认为,顾名思义,就是“打酱油的人写的诗”,俺就是一个打酱油的,非利益相关人员。再说我写也写了,发也发了,顶多算是发发牢骚,讲个笑话而已,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我既不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又不是媒体记者专家教授,更不是官员,不用对自己言论负那么大责任吧?我就一草民,发点牢骚总可以吧?咱也知道,有彭水诗案的教训,俺是不会冒着诽谤罪的危险群发短信的。再说了,部长大人那么大的心胸,宰相肚里能撑船,能跟咱这“屁民”认真?

列位看官,提问到此结束,我这大脑也累了,该歇歇了。补充声明如下:以上纯属自己瞎想,咸吃萝卜淡操心,既没剽窃谁的理论成果,又没有完整的理论体系,更缺乏严谨的推导论证。您要是黄牛或黄牛的亲戚,别问我了,咱俩不是一个战线的,说不到一块去,别耽误您发财。您要是就一小老百姓,就别刁难我了,我不是什么专家学者,也就一穷学生,就算将来顺利毕业,混个博士学位,专业还是打铁的,肯定有解答不了的问题。您要是存心难为我,有跟我抬杠别苗头的心,我劝您还是歇了吧,我认输,您把您的力气省下来排队买票去吧。您要是铁道部的官员,就当我这儿放了通屁,本来我就一“屁民”,放习惯了。

好了,总算是完了,看官您受累了。还别说,放完这通,我还真觉得舒畅多了。收拾收拾行李,回家看老婆孩子去喽。 [原始链接]

 

 

 → 有意思吧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文章
6
评论
200